第四章 佛道双休
作者:玄一哥哥字数:2147字

第四章 佛道双休

翻开第一页,是一个简介,上边写着:佛道双休,即修佛也修道,以佛入道,以道入佛。

自道教初兴,佛教东来,初期颇有互相利用之处,因两者所标义皆有相同之处。

北魏慧思被后世尊为天台宗三祖,先以道教神仙方术修命,再以佛教定慧之学修性,开宗教史先命后性佛道双修模式之先河。

后来北宋时期,金丹派祖师张伯端将佛道双休模式为一体。

达观和尚,吕洞宾,菩提祖师,观音,孙悟空等皆为以道入佛,以佛入道。

看了这个简介,我大概明白了,佛道双修,身位修的是道,内在的生性修的是佛。

这可太绝了,双休,怪不得师傅道家佛家都在供奉,这么说来师傅不是江湖骗子,反而是剑走偏锋的大师啊。

后边介绍的大概就是说,道家入行,讲究五弊三缺,指的是一个命理,所谓五弊,不外乎“鳏、寡、孤、独、残。”。

三缺说白了就是“财,命,权”这三缺。

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,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。

事物发展有着自己的因果,强行插手改变因果,那就会招来无妄之灾。

有的短命,有的一辈子群困潦倒,这个随机,但一定会缺一,具体缺什么入行后会慢慢展现出来。

佛家讲究的当然就是心,要修圆融,修容纳,不动摇,顺境来了,没有特别的高兴,逆境来了,没有特别的伤心,如如不动。

以上就是佛道双休的介绍。

我也终于知道师傅修的是什么,至于门派,上边也介绍道:闻香居!最早是归正统茅山宗的,后被分裂出一支,闻香居的修道者在道上名号可是威风赫赫和昆心观齐名并称:南北大家。

再后边则是一些符咒用法和绘制,还有阵法,佛光等修炼方法,这本书有新华字典那么厚,显然是看不完的。

于是我把书拿了出来,在垫子下找到机关,退出了“密室”。

一整夜都在自己卧室看的不亦乐乎…

假期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,期间每天我都要给两位姑奶奶做饭,打扫卫生,练习罡步,学习书中的道法符隶,也坚持修身养性,每天早上禅坐一小时。

终于等到了录取通知书,这期间太漫长了,度日如年。

为什么觉得漫长?你天天伺候这么两位试试,一个天天看韩剧,抱着电视不放,鬼哭狼嚎的,一个天天和姐妹约的出去玩,一到饭点就回来了,你受得了吗。

录取我的是华北传媒大学,表演系,虽然比不上中戏北电,但也是仅次于两个学校的存在。

算了一下,明天就是学校新生报道的日子了。

自己在房间整理了一下行李,虽然店铺离学校不是很远,但毕竟也得一个小时的路程,有时不想回的时候,也能回宿舍,两手准备。

这时候我的女鬼师伯放下了怀里的电视,飘过来说道:“明天就要开学了吧?”

语气自然死气沉沉,不过也没办法,她本来就是个鬼。

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终于摆脱给你们当保姆的艰苦生活了!小爷要拥抱知识的海洋了。”

女鬼师伯说道:“我其实闻香就可以,不用每天花心思做饭的。”

我白了她一眼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给你上香是最简单的方法,一看你就和我师傅的关系不纯洁,我可不敢怠慢了你,而且小师妹也得吃饭不是?”

女鬼师伯没有回答我的话,反而严肃的说道:“这个灵符你拿着,如果有自己解决不了的危险,或者你的大劫到了,捏碎灵符,我会第一时间赶到。”

我接过那张灵符,一般的灵符都是黄纸,这女鬼师伯给我的是蓝纸,自己从小在师傅身边自然知道符隶是什么颜色,所以有些新奇的观察了一阵。

我说道:“好的,师伯,小师妹估计还得半个月开学,麻烦你照顾下她了,她不能吃辣。”

女鬼师伯语气一变必定是要调侃我,果然她说道:“呦,这么关心你的小师妹,你是不是喜欢她呀?”

我立马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什么喜欢不…喜欢的,我两一起长大的,我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,自然会在意。”

女鬼师伯微微一笑,轻轻的飘走了。

留下我自己看着行李箱发呆,自己真的喜欢师妹吗?脑子里出现了师妹天真无邪的笑容。

我自己也说不清楚,那种感觉更像是妹妹?或者是亲人?

我也不瞎想了,师妹长的那么美,又善良,在她们学校也是校花级别的,估计也不会喜欢自己吧。

晚上躺在被窝里,可能也是兴奋的原因有些睡不着,想起马上要进入新的学校了,多少有些期待,会不会有大长腿学姐?清纯的小学妹?

正在幻想着,对面卧室又是哭声一片,真是苦笑不得,一个女鬼天天追韩剧,真的难以想象,不过还好,明天就不用忍受这个花痴师伯了。

反正也睡不着,今天不如试试绘制书中的符隶?看了好久的书,一直没实验过。

起床开了灯,准备好黄纸,朱砂,牛毛笔,开始运气专心致志的画符。

尝试了十次,额头的汗都滴了下来,再我认真的努力下…没有一张成功的。

这符隶不是画的像就可以,是需要把自己的灵力注入进去才算成功,这样的符隶才有驱鬼辟邪的效果。

最后天蒙蒙亮的时候,我终于成功的绘制出了一张,此时我已经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。

这只是个普通的低级驱鬼符,可能我师傅,睡着了都能画出来吧,自己还是太弱了。

洗漱一下,吹了个自认为很帅发型,其实我就是个寸头,没有什么造型可言。

师伯和师妹都没有醒,我就自己拿着行李踏上了去学校的路程。

由于是乡里,去市里的车每天就有固定的一趟,所以车上的人特别的多,好几个大妈给我挤的腹肌都快没了。

当然我腹肌本来也不太明显,本来就被挤的有些烦躁,突然一个危险气息从身后传来。

我猛的回头看向那个气息的位置,在我身后是一个女孩,穿的很朴素,长相只能说还好,但小家碧玉的感觉,给人感觉很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