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一章 先天道种
作者:萧瑾瑜字数:3209字

第四百六十一章 先天道种

那些左家大人物也放松下来。

相较于付出五倍的财宝,如今仅仅用一块没多大用处的神秘石头,便换来这样的结果,无疑已经很不错了。

他们当然不傻。

既然苏奕愿意这么交换,肯定意味着,在他眼中,那神秘玉石的价值,远不是五倍的财宝可比。

不过,对他们左家而言,这神秘玉石再宝贵,也终究也没什么用,拿来交换,也不会心疼。

苏奕自不会解释,这木盒内的神秘玉石,是何等罕见的瑰宝,若论价值,完全就不是多少灵石财宝可以衡量!

很快,左星河便将一个储物宝贝连同木盒内的神秘玉石一起,交给苏奕。

储物宝贝内装着的,是购买玉种灵蛹所付的宝物。

有六品灵石三千颗、六品灵药八百株、炼制灵道秘符的灵玉一百块、六品灵材五百种!

这等财富,就是把一些修行势力的老底掏空,怕都拿不出来!

“你们左家的运气的确很不错,希望以后可莫要再做蠢事了,否则,再好的运数,也挡不住家破人亡的下场。”

苏奕淡然开口。

他有感而发。

这次返回左家,他本不打算就这般轻易饶恕左星河等人,故而才会提出让对方用五倍的代价进行补偿。

可不曾想,左家手中竟还有这样一块神秘罕见的瑰宝!

以至于,苏奕也改变了主意。

“走吧。”

没有再去看左家那些大人物的脸色有多难看,苏奕转身而去。

元恒和白问晴第一时间跟上。

闻心照则有些疑惑,这次的刺杀,分明还藏有不少隐情,可看起来苏奕似乎并不打算深究下去。

霍云生和钱天隆、孙枫三人则暗松口气。

之前,他们可无比担心事情败露,被苏奕进行报复。

可现在看来,似乎……苏奕还并不知道究竟是谁是船夫的雇主。

“左兄,我等也告辞了。”

章蕴滔拱手,朝左星河等人辞别。

左家发生了这等祸事,他们这些外人,也不好再逗留。

“今天的事情,让章兄见笑了,若是可以,希望章兄莫要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,否则……我左家以后在这玉瓶州……怕是再抬不起头了……”

左星河喟叹,这位左氏一族的族长,好像一下子苍老了无数岁。

章蕴滔点了点头。

他正欲离开时,忽地想起什么,道:“左兄,有时候能够花钱消灾,未尝不是一桩幸事。人若死了,可什么都没有了。依我看,这件事就这般结束,倒也算是一个不坏的结果。”

左星河心中一震,脸上明灭不定。

他哪会听不出,章蕴滔这是在提醒,让他们左氏彻底放弃以后复仇的打算?

“多谢道友指点。”

左星河拱手。

直至目送章蕴滔等人离开,左星河不禁长生一叹。

这一次,他们左家付出的代价,无疑太沉重了!

“还好,那苏奕倒是信守承诺之辈,没有将那枚玉种灵蛹带走……”

左星河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“族长,三长老被杀,那块神秘玉石也被夺走,甚至我们还为买下那玉种灵蛹付出极大代价,这件事……真就这么算了?”

大长老上前,铁青着脸开口。

“依我看,必须将此事告诉星穹,以他摩诃禅寺长老的身份,再加上化灵境的修为,灭杀这苏奕绝不在话下了!”

有人杀气腾腾发声。

左家今天栽的跟头太大,让这些左家大人物皆憋了一肚子气。

“闭嘴!”

左星河喝斥,脸色冰冷,“船夫曾刺杀化灵境修士穆道人,可这船夫却极可能已经死在了苏奕手中,你们真以为,凭借我弟弟星穹的道行,就能无往不利?”

“哪怕我们请星穹出手,可若万一星穹没能杀死苏奕,这等后果,我们左家哪可能承受得了?”

声音透着莫大的威严和怒意。

众人皆噤若寒蝉。

“章蕴滔说的不错,今日之事,以这样的方式结束,已经算是一个不坏的结果,我们左家……可再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了……”

左星河喃喃。

他何尝不想报仇?

何尝不想杀死苏奕?

可他更清楚,一旦这么做,福祸难料!

……

天穹下,宝船掠空飞遁。

房间中,苏奕坐在藤椅中,端详着手中的神秘玉石。

与其说这是一块玉石,不如说是一颗种子。

一颗由“世界本源”力量孕育出的种子!

在大荒九州,此宝还有另一个名字:先天道种!

和辟谷境修士在体内缔结的“元力种子”不同。

先天道种,乃是先天神物的种子,诞生于世界本源,可遇不可求!

所谓“先天神物”,诞生之时,拥有天生的大道本源和先天道韵,玄妙莫测。

像大荒九州佛门圣地“小西天”内,所栽种的那一株“婆娑世界树”,便是一个先天神物。

此树“满枝皆道痕,一叶一菩提”,被誉为佛门第一神木,在“大荒神物榜”中,名列第七!

而这婆娑世界树,便是由一枚“先天道种”所化!

先天道种除了能生长出像“婆娑世界树”这等神物,还能衍化为先天神兵。

在大荒九州最有名的,便是苏奕前世的佩剑“三寸天心”。

此剑原本也是一枚“先天道种”,经由苏奕以诸般秘法和神料栽培和蕴养,渐渐生根发芽,最终长成了一株葫芦藤。

三千年一开花,三千年一结果,最终结出了一个青玉葫芦。

葫芦内先天道气弥漫,其大道本源凝结为一口三寸道剑,空灵如缥缈天穹,天生与道心契合。

故而被苏奕取名为“三寸天心”。

此剑,名列“大荒神物榜”第三!

当初在幽冥往生池前,和抬棺老鬼对赌垂钓时,这老家伙就对三寸天心垂涎无比,要苏奕以此剑为赌注。

而在苏奕眼中,三寸天心的价值,根本不是一个排名可定论,是他的佩剑中,与他的心意最契合的一把剑!

简而言之,“先天道种”,绝对是放眼诸天上下,也称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宝。

它诞生于世界本源,能够成长为“婆娑世界树”这等神物,也能衍化成像“三寸天心”这等先天神兵!

值得一提的是,先天道种虽稀罕珍贵,可也不见得全都能成长出旷世罕见的先天神物出来。

苏奕就知道很多堪称笑话的例子。

像大荒第一魔门势力“极乐魔土”,曾号称找到了一枚堪称举世罕见的先天道种,历经近千年时间的栽培,付出了不知多少堪称天材地宝的神料和心血。

结果……却养出一只花花绿绿的老公鸡……

气得天夭魔皇直接把这只老公鸡给炖吃了。

事后,天夭魔皇自嘲说道:“这应该是大荒九州古往今来最贵的一只鸡,老娘则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吃到这只鸡的人,也算开历史之先河,称得上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!”

像这种例子,并不少见。

总之,先天道种这等神物,就和灵源石一样,不等它开花结果,根本不知道,会获得怎样的先天神物。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无论对皇境人物而言,还是对大荒九州最顶级的古老道统而言,“先天道种”绝对是无价之宝,不是世间那些修行资源可以衡量。

正因如此,当在左家看到这枚先天道种时,苏奕才会感叹左家的运数好,以至于对待左家的态度,也随之发生变化。

否则,他哪可能轻易饶得了左家了。

就是不知道,若让左家知道,那神秘玉石原来是这样一件瑰宝,也不知该作何感想了。

是捶胸顿足后悔连连?

或者不顾一切和苏奕撕破脸?

都有可能。

不过,唯有苏奕清楚,这个先天道种搁在左家手中,也注定是个没用的东西。

原因就在于,孕养先天道种,需要独特的秘法、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和心血,更需要耗费堪称海量的天材地宝为养料!

便是大荒九州那些古老道统,要孕养一枚先天道种,都需要筹备多年,提前准备。

一般的修行势力,根本就承受不住那等消耗和等待。

至于左家,仅仅只是苍青大陆上的一个修行势力而已,哪怕知道先天道种的奥妙,也注定只能望而却步。

没办法,条件不允许。

“以我现在的手段,短时间内,也注定无法将这先天道种孕养出一个结果。”

“不过,当我踏足灵道之路,便可以动用秘术,将这一枚‘先天道种’封印在识海,借九狱剑的气息和力量来孕养此物。”

“如此,不出十年,当可让这枚先天道种开花结果!”

……苏奕陷入思忖。

前世的时候,他曾获得不止一枚先天道种,直至后来,才无意间发现,九狱剑的力量,能够极大缩短先天道种的孕养时间。

并且,无须耗费任何天材地宝为养料!

可惜,当他发现这个秘密时,距离他获得“三寸天心”晚了足足上万年时间。

否则,当初孕养“三寸天心”时,完全不必那般麻烦,也不必等待近六千年之久。

“苏兄,你找我有事?”

就在苏奕思忖时,在元恒的带引下,闻心照来了,清美如画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疑惑。

苏奕收起先天道种,目光看向闻心照,道:“我可以确定,雇佣船夫的人,就在这宝船上,所以想请你帮个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