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铁山
作者:阿帕奇字数:2104字

第96章 铁山

陶花一时间有些沉默。

她想走吗?

被人捅了一刀,那种绝望和痛苦,她当然不想留下,这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,她才十八岁,还想好好活着。

只是看到旁边哼唱着儿歌的老太太,她眼中又带着几分不忍。

“不用担心她。”秦哲对陶花很有好感:“老太太我会照顾好的。”

坚强,善良,耐心,她有十八岁的姑娘该有的一切美德,老太太在她的照顾下,一直生活的很好。

陶花低下头。

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“直言就好。”秦哲道。

只是这时,老太太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秦哲身后,随后一巴掌拍在了秦哲的后脑勺。

秦哲顺势低了低头,而后苦笑道:“奶奶,你打我做什么?”

“我就打你!”老太太瞪眼怒道:“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小姑娘了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秦哲无奈。

但是回应的是老太太又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。

秦哲只得在低头。

当今世界,能这么拍他脑袋还能让他一点脾气不敢发,还必须低头以免脑袋太硬让人手疼。

老太太也只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了。

陶花看到这一幕。

想笑又不敢笑,只是没一会儿,眼中却已经带着点泪水,道:“奶奶,我没事啦。”

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

老太太这会儿很高冷,应了一句后又抱着木雕去一边唱歌去了。

秦哲叹了口气。

陶花却忽然道:“秦先生,我可以照顾好老太太的。”

“确定吗?”秦哲问道。

他自然是想陶花留下的,毕竟照顾老太太,她十分合格。

“嗯!”陶花重重的点了点头,但情绪忽然又低落下来,道:“我奶奶也是老年痴呆,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判断能力,我爸妈一直忙于工作,是我在照顾奶奶,只是那天我出去了半个小时,没想到在回来的时候我奶奶已经离我而去。”

说到这里,她深吸了一口气,擦了擦泪水,道:“我……我想照顾好她,也是弥补上一次的遗憾。”

“谢谢。”秦哲郑重的点了点头,而后起身在陶花头上轻轻拍了几下,笑道:“先好好休息吧。”

陶花也感觉到一股倦意袭来。

在重新躺下后,没一会儿就已经睡了过去。

秦哲轻手轻脚的起身,在照顾着老太太在旁边无人的病床上躺下,确定她熟睡后,才是出了病房。

出了医院大楼。

秦哲在门口的超市随便买了点吃的,顺便买了一包香烟,拆开抽了一颗。

“该找个保镖了。”

秦哲看着四周光景,已经是深夜,人都极少。

今后的轨迹会发展到什么样,秦哲并不能确定,但是他一定会去找那个神秘组织报仇。

老太太是他唯一的亲人,届时确保她的安全,将是秦哲必须要重视的问题。

一颗香烟抽完。

秦哲叹了口气,随后便要回到医院。

不过在刚踏进医院,却瞧见不远处的角落里,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蹲在那里。

身材跟熊有的一拼,十分壮硕。

蹲在角落里,脑袋上还缠着几层沙袋,拿着几个馒头不断往嘴里的塞,等吃完后,他看了眼旁边卖炸串的小车,咽了口口水,起身想走过去,但是在摸了摸口袋后,憨憨的脸上有些无奈和委屈,只能蹲回去。

铁山。

吕邦的徒弟,在武馆被秦哲一套连招打的昏死过去,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,而且看起来很狼狈,身边还有两个蛇皮口袋,显然是被吕家父子扫地出门了。

秦哲看见他后,有些惊讶。

他之前出手有多重是很清楚的,虽然远远不及自己的巅峰状态,可一套重手下,寻常人少说也得医院昏上十天半月。

可这个家伙,竟然半天的功夫就能自由活动了。

而且看起来没什么大碍。

这份体质。

即便是秦哲都觉得有些少见。

思索了一番,他将手里的吃的扔给了铁山。

原本在垂头丧气饿肚子的铁山瞧见一些吃的落在自己的面前,顿时惊喜:“谢谢,谢谢。”

只是在抬头,看到是秦哲后,那脸是相当精彩,有些局促不安,吃的也不敢去拿,结结巴巴:“俺……俺……”

秦哲没有理会他。

而是转身回了医院。

铁山这时顾不上吃的,急忙就是爬起来,然后道:“俺……俺……”

“嗯?”秦哲回过头,冷声道:“怎么?还想挨揍?”

“不是……”铁山忙是摇头,而后喊道:“俺不知道他们做的事,俺真的不知道,要是知道,俺不会和你动手的。”

秦哲皱眉,道:“行了。”

“俺……”铁山见他要走,又是张嘴,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
秦哲道:“还有事吗?”

铁山下定了决心:“俺想和你学打拳!”

秦哲挑了挑眉:“学打拳?”

“嗯!”铁山忙是点头,道:“你太厉害了,俺都没法还手,你一定可以教俺的!”

说完。

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。

不过感觉到疼后,一阵呲牙咧嘴。

“吕邦不教你了?”秦哲玩味的问道。

铁山有些恼:“他们就是个骗子,害的俺差点误伤好人,幸亏你能打,不然俺娘要是知道了,非得打死俺不成。”

“想学?”秦哲看得出,这大个子的确有点憨,但秉性不坏,不过容易被人利用。

“想学!”

铁山忙是点头,然后又是跪下磕头:“俺给你磕头,你教俺,就是俺的师父了。”

这货是真不顾自己脑袋的伤,一个劲的磕的没完。

“为什么想学?”秦哲问道。

铁山抬起头,脸色有些低落:“俺娘是被坏人打死的,俺打不过那些坏人……”

“报仇是吗?有点意思。”秦哲呢喃了一声,道:“起来吧。”

铁山大喜。

又是砰砰磕了两个响头,提溜着自己的两个蛇皮口袋,忙是跑到了秦哲身边,还不忘往嘴里塞吃的。

“憨货。”秦哲翻了翻白眼。

虽然铁山憨。

但这种憨货最容易认死理。

而且他体质特殊,恢复能力有些变态,如果可以调教一番,这绝对是保镖的最佳人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