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:唐树,求你了!
作者:昨夜星辰字数:2113字

第32章:唐树,求你了!

“那个……有人在打听你的消息。”

对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“打听我的消息?”

唐树不禁皱了一下眉头。

他泯然于众将近两百多年了,他认识的人几乎全部都已经老死了。

就是一些实力不错的古武者,在没有迈入那层境界之前,也不过最多能活一百几十岁。

难道在这个时代,有人真的迈入那层境界了?

可就是迈入了那层境界,找他又要做什么?

想到这里,唐树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。

两百多年前。

他威名赫赫,就是号称是华夏第一人的那个老家伙,都承受不住他的认真一拳。

恐怕就是迈入那层境界,也绝对不敢轻易招惹他吧!

灵机一动。

唐树很快就想到了吴家和薛家。

这时,电话另一头的那位老人再次无比恭敬道:“您是不是和江北市的薛家结怨了?”

听到这样的话,唐树嘴角微微翘起,脸上流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。

果然,就是薛家!

只是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。

这个薛家倒是有点东西,打听他的消息,竟然能京都徐家都知道了。

“这件事情我知道了。”唐树回应道。

电话另一头的老人试探性的问道:“要不要我派人过去,把那个什么江北薛家直接给连根拔除?”

“你是不是还想把整个江北的人驱赶走,就留下我这一个孤寡老人?”

唐树撇了撇嘴角,有些不耐烦道。

“难道还有什么势力招惹到您了?”

老人轻轻咦了一声,然后又道:“先生,只要您一句话,我现在派人过去把招惹你的势力全部连根拔除。”

唐树:“……”

唐树顿了顿,很无语道:“我说过了,你不要插手的我的事情,也不要给我打电话,我需要干什么,自然会给你打电话的,你们徐家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。”

老人讪讪一笑,连忙道歉道:“先生,是我的不对,我保证以后不会打扰您。”

这时,唐树无意中想起一件事,又问道:“还有,我之前让你调查的事情的结果呢?”

“哦,那件事啊,已经都调查清楚了。”

老人顿了顿,赶忙道:“也跟江北市的那个薛家有关系,是薛家大公子薛嘉丞的手下筹划的。”

唐树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角:“小徐,你也已经八十多岁了,也是时候退位了。”

老人不假思索道:“先生,您说的对,我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了,等过段时间就开始让我们老大接手。”

“那就去办吧。”

唐树应了一声,又突然想到要在中山别墅区那里置办别墅的事情。

“对了,小徐,你派个人过来,我想要置办一套别墅,你让人过来帮我办个手续。”

听到唐树这么说,老人愣了一下,立刻惊喜道:“先生,我今天就派人过来。”

挂断电话,唐树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径直朝门外走去。

果然,李小琳按照惯例依旧等候在门外。

……

等到唐树再次来到教室,并坐在他的位置后。

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换了一身崭新休闲服的吴柔再次出现在教室内。

而且,大大方方的坐在他的身边。

嗅到熟悉的香水味,唐树眼睛微闭,淡淡开口问道:“该说的昨天我就已经给你说了,昨晚你哥找上门,现在你又出现在这里,你们吴家人做事都是这样的吗?”

过了两分钟。

见吴柔始终没有开口回应,唐树这才睁开了眼睛。

他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吴柔。

只看到,吴柔低头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,并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唐树撇了撇嘴角,也没再开口。

不难发现,如果不出意外,吴柔也是被迫才会出现在这里。

而且,她现在的内心在这个时候估计也很纠结,是否要开口。

这段时间,求唐树前往吴家治病救人的人是她,而在吴枫把唐树强势赶出吴家的时候,她却并没有能力阻拦住吴枫,也没能挽留住唐树。

就这样,两人静默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。

将近一上午的时间,唐树没有开口,吴柔也只是一声不吭的低着头。

一时间,两人再次引起了很多非议。

“他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昨天还像一对情侣一样,一块走的,今天看起来怎么充满了火药味!”

“昨晚他们两个不会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,然后唐树又不想担负责任吧?”

“呸,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,在我看来,唐树就是做备胎的资格都没有,他还不愿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班里的同学纷纷议论时,班长江莹莹起身来到吴柔的身旁。

“吴柔……”

江莹莹轻轻拍了拍吴柔的肩膀,柔声问道。

吴柔低着头,对着江莹莹挥了挥手。

江莹莹皱了皱眉头,然后猛地抬头看向唐树,冷声道:“唐树,你是不是对吴柔做什么了?”

唐树从窗外收回视线,扭头看了杨江莹莹,嘴角微微翘起,只是笑着摇了摇头。

江莹莹冷着脸道:“那吴柔今天为什么会这样?”

唐树微笑道:“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应该最清楚了,所以你还是问问她吧。”

这时, 吴柔终于开口道:“班长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和唐树并没有什么。”

江莹莹嘴角抽搐了一下,和唐树对视了几秒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见江莹莹离开,唐树淡淡开口问道:“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回去?”

听到唐树这么说,吴柔终于犹豫着抬起头,然后看向唐树。

只见,吴柔脸色复杂,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,只是定定的看着唐树。

“唐树,本来我是不应该来的,也没有脸再来见你,但是罗老说了,如果没有你,他老人家也没有办法,所以……算是我求你了,救救我爷爷吧。”

吴柔声音幽咽,就这样说着说着,晶莹的泪珠悄然划过那张白净无瑕的脸蛋。

然而。

面对吴柔苦苦的哀求,唐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流露,只是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并没有开口。

“唐树,求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