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狗男女
作者:占卜者字数:2119字
医路巅峰
占卜者

第一章 狗男女

南帝医院。

萧晨忐忑的来到了外科主任办公室门口。

“讨厌啦,这还是在医院呢,你这么猴急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?”

“没我命令谁敢来我办公室打扰?快点帮我泄泄火。”

屋内传来的娇声,让抬手要叩门的萧晨,如同遭受当头棒喝!

因为说话的女人,是他的女朋友赵晓樱!

她怎么会在胡主任的办公室里?还背叛了萧晨,和胡主任乱搞?!

萧晨与赵晓樱是同时进南帝医院的实习生,入职第二个月,两人就谈恋爱了,再过两天就是他们恋爱一周年!

口袋里找母亲要来的盘龙扳指,是外婆传给母亲,母亲要留给儿媳妇的宝贝。

当时他还信心满满的对母亲说,要跟赵晓樱求婚,要努力在医院奋斗,给母亲还有赵晓樱一个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。

可现在,装在白大褂前口袋的扳指,变成了命运对萧晨的嘲弄!

心中怒火熊熊,萧晨恨不得一脚踹开办公室的大门,让那对狗男女在医院好好的丢人现眼!

只是这么做,结果是两败俱伤。

胡主任是有妇之夫,任职近二十年,对外的形象都是医术高明,与妻子伉俪情深,但只有医院的工作人员才知道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,收受病人红包,利用职权打压与他不对付的人,都是常有的事!

要是他和赵晓樱的事情曝光,他肯定会选择把脏水泼到赵晓樱的身上,到时候赵晓樱的人生和事业必将毁灭。

念及往日情分,萧晨不愿做到这一步。

更重要的是,因此得罪了胡主任,那萧晨寒窗苦读多年,兢兢业业实习,好不容易要换来的转正机会也会烟消云散。

也罢,既然情场失意,那就专攻职场吧!

就在萧晨捏紧拳头要离去时,办公室内的胡主任突然提及了他的名字:“萧晨那个窝囊废,肯定没我这么能让你销魂吧?”

“他还没碰过我呢,估计就是有自知之明,给不了我什么所以不敢碰。”

贬低萧晨后,赵晓樱又用甜腻的声音谄媚道:“找男人就该找胡主任这样的,事业有成,还雄风不减!”

“小嘴儿真甜,我已经安排好你的转正了,到时候你就能天天来体验我的雄风。”

“太好了!萧晨拼了命都拿不到的转正名额,结果就是胡主任一句话的事。”赵晓樱高兴的在胡主任油腻的脸上亲了一口,“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。”

门外的萧晨,的的确确也要被气死了!

这对狗男女给他戴绿帽子就算了,还要在他的事业上重踩一脚?!

最后的希望也被瓦解,萧晨怒不可遏,愤怒的推开了办公室大门。

“萧晨,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衣衫不整的坐在胡主任腿上的赵晓樱,见到突然出现的萧晨,立刻冲到门口关上了门,慌忙道:“你别误会,我没有……”

“宝贝儿,怕什么?他是我叫过来的。”胡主任气定神闲的点燃一根烟,“萧晨,我叫你来是通知你你没资格转正,别闹得太丢人,自己走吧。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!”

萧晨彻底怒了:“转正是我付出努力应该获得的回报,秦专家已经举荐了我,你们蝇营狗苟的招数,别想来害我!”

闻言,赵晓樱脸色煞白,不知所措的看向了胡主任。

海归的秦专家,在医院说话确实有分量,如果是她开口,转正名额还真有可能落在萧晨头上。

但胡主任只是嗤笑一声:“可笑,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冰山美女会举荐你?难不成你还要告诉我,她看上你了?”

“就是,你就一个死读书的呆子罢了,秦专家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!”

胡主任的话,彻底给赵晓樱打了一剂强心针,她抱着手臂高傲的说道:“再说了,哪怕是秦专家真的脑子坏了替你说话,院长也是胡主任的亲叔叔,到时候还是胡主任说什么是什么!”

“所以我宁愿当胡主任的情妇,也不愿意跟你结婚!”

“没钱没车没房,工作也转不了正,我看你还是去跟你的病秧子老妈过一辈子吧,看她也时日无多,我这是帮你尽孝!”

轰隆!

萧晨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!

母亲是他此生最重要的人!

从出生开始,萧晨就没有见过父亲,是母亲含辛茹苦,拖着病体把他养育长大,还教会了他如何做人!

伤害他,侮辱他,这都能忍,但对他的母亲出言不逊,绝不能忍!

萧晨眼眶发红,一巴掌狠狠的朝着赵晓樱扇过去,咆哮道:“不准你说我妈!”

可惜赵晓樱动作太快,萧晨拼尽全力的一巴掌扑了空,狼狈的趴在了办公桌上。

嘭!

反倒是胡主任的一拳,猛烈的砸向了萧晨的鼻梁。

赵晓樱小人得势,抚掌大笑:“我就说你妈怎么了?你要是再不滚蛋,我不介意去你家告诉她,她养了一个废物出来!”

刹那间,剧痛袭来,萧晨的理智也彻底没了。

他擦了一把汹涌流淌的鼻血,不打算留给赵晓樱还有胡主任一丝脸面。

看着萧晨跌跌撞撞的走到窗户前,面对着楼下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医护人员,赵晓樱和胡主任的心头涌上不妙。

“已婚的胡主任,只手遮天掌控转正,还跟……”

萧晨还没喊完,就被一股力量直接推出了窗户,直直的朝着楼下坠去。

为了掩盖肮脏的真相,那对狗男女推他坠楼?!

这可是五楼,掉下去非死即残!

“胡主任,这,我们闹出人命来了?”

“别怕,到时候就说我发现他做了不干净的事,他心虚来以跳楼威胁我,结果不慎掉下去了……”

萧晨悲愤交加,却也无济于事!

他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,还得留下一身臭名?!

不行!绝对不能让狗男女得逞!

他还要给母亲治病,让母亲能安享晚年!

坠地前一刻,萧晨心中生出巨大的求生欲来。

在惊慌闪避的楼下众人,与楼上冷眼旁观的狗男女没有注意到时,萧晨胸前口袋的盘龙扳指似乎感应到了萧晨那股强烈的求生欲,竟然迸射出了缕缕金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