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章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
作者:天香瞳字数:2594字

第二百六十二章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

在王康这边,定下行程之时,韩元正也在前几日,回到了永州。

正如王康猜想的那般,他狼狈而回,并不好过,带去的家族死侍全部折损在新奉县……

哪怕他是世子,也难逃惩罚,那怎么办呢?谋士陈平为他出了一个主意……让人顶罪!

简单说就是把罪责推到别人的头上。

在没有探得详细情报下,并不是我要冒进,是有人谏言,让我这么做的。

那这个人是谁呢?

另一个谋士,萧幻!

在永定伯爵府像这样的家臣谋士,有不少,人多了竞争也就大了,谁都想在主子面前露脸,得到主子的赏识。

因此,谋士之间勾心斗角也是很严重的,巴不得能除掉他人。

萧幻是其中的佼佼者,得永定伯看中,这就使得同为谋士的陈平,对其很是记恨。

恰逢,此次韩元正失利,陈平献上此计,将所有罪责都推到萧幻身上。

自古忠言逆耳,萧幻本身是一直劝阻不让韩元正冒进的,言语间对王康颇为忌惮。

但这听到韩元正耳中,就是另外一层意思了,你这是说王康很厉害,我就不行吧……

这恰好是韩元正的心病。

于是一拍即合,萧幻成了顶罪之人。

这一番韩瑜其实也能看明白,小小谋士怎能左右他的思想,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永定伯爵府自建府以来还没能有多这么大的损失,总得是有人承担,就这般萧幻回到府里,就被羁押承受罪刑……

而韩元正在新奉县碰了壁,韩瑜自然也是心有恶气。

将之一切归咎的王康的身上,也因此他对伯爵府生意的打压,越发的紧迫。

永定伯爵府,议事厅。

韩瑜坐于首位,将家族管事召集,商议打压伯爵府之事。

其下韩元正也是在列,只是他正襟危坐,再没有往日随意模样。

气氛一片肃穆,显然都知道韩元正此番颓败而归,损失惨重,而且右手还落下残疾……

沉寂片刻,韩瑜看向其下一名中年人开口问道:“韩全,现今我家族暗侍还有多少。”

韩全顿了顿,开口道:“一百九十八名。”

“巅峰时我韩家拥有暗侍三百多名,如今折损如此之多,”

韩瑜冷哼一声道:“而且还都是在新奉县,简直就是莫大耻辱!”

“家主,世子他……”韩全看了眼韩元正,意有所指,家族暗侍是他负责,如今出现折损,自然要追究问责。

“此次行动是萧幻谏言,元正听信,才有此结果,”韩瑜沉声道:“你抓紧训练补充。”

听了这话,韩元正略松了口气,只要父亲保他,此次无瑜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韩全又道。

而韩瑜却是没理他了,又落在一人身上问道:“韩安,永州商会联系如何?”

“回禀家主,再有三日商会集会,我已经联系好大部分人,他们表示都会断开与王鼎昌的生意。”

韩安道:“但还有几人,不愿如此,关键是富阳布庄的紫绸和女装,深受欢迎,他们不舍放弃这方面利润!”

“紫色丝绸我们没有配方,不过他们那些女装,已经在大规模仿制了,再要不了几天,就会推出。”

“好!”

韩瑜点头道:“商业围拢是张小姐意图,所参与家族甚多,之前几日我们已经成效显著,这次趁着商会集会,要将王鼎昌在永州生意全部挤出!”

“那些不听从的,韩全你去带人上门,该怎么做不用我说吧!”

“嗯。”韩全应道。

“还有林海堂……”

韩瑜脸色阴沉,“听元正说此去新奉县,那林家姑娘分为不识趣,现在永州有传,说什么林家姑娘宁选败家子,不选世子!”

“这是耻辱,莫大的耻辱!”

“趁着这次就让其家族破产吧,他的那些商铺,由我们收回。”

韩瑜冷声道:“还有那个王康,等他的家族颓倾,他先前投入在新奉县的巨资都成白废,他的家族也会因他而垮,到时再收拾他也不迟。”

言罢,他又看向下方,“我说的就这么多,你们还有什么补充?”

这时一名略微年长的老者站起,此人是永定伯爵府的族老,颇有资历。

他开口道:“此番元正去新奉县颓败而归,又损失家族暗侍百名,这本也没什么,人死了,再培养就是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老者看向韩元正,准确的是他的右手,又开口道:“元正缺了两指,右手已废,若还由他做世子,是不是……有些不妥。”

听了老者之言,在场人都是认同的点头,世子是门面,在将来是要继承爵位的,一个残疾之人如何能继?

“而且元正还说他的手指,是被那王康手下所斩,还请元正说出详情,”

老者沉声道:“立场相争是暗斗,明动干戈,还直接人身攻击,如此这番已经是破了规则……”

“好了,技不如人有何言面再提?”

韩瑜沉声道:“世子是要在将来继承我爵位之人,经历磨难也是好事!”

“如我当年更是战场厮杀,才有现在的永定伯爵府!”

韩瑜目光深深的落在韩元正身上,“这次我便给一次机会,给家族丢的脸,你自己找回来,不然……”

“我的儿子……多的是,你明白吗?”

闻言,韩元正直接站起,“孩儿明白,定然不辜负父亲期望!”

“如此各位还有什么异议?”

其下几人相视一眼,而后齐身道:“既然家主都如此说了,我等自然没有异议。”

“好了,你们先退下吧,我跟元正还有一番交待!”

韩瑜又吩咐了一句,在所有人都出去之后,诺大的议事厅,只剩父子二人。

“知道你错在哪里么?”韩瑜淡淡问道。

“孩儿……小看了那王康。”韩元正维诺道。

“损失了暗侍没什么,你颓败而回也没什么……”韩瑜说着站起来,走到韩元正的身前。

他目光落在韩元正那搭在扶手上,包着纱布的右手,而后猛然拍下。

“啊!”

断指伤口还没好利索,这一番让韩元正顿时疼的大叫,从纱布处有鲜红的血迹渗出。

韩瑜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冷声道:“你最大的错误是差点冒犯了张小姐,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?”

韩元正额头上冷汗直流,脸皮都在抽搐。

“幸亏你没犯下大罪,辛亏你被斩了两指!”

韩瑜说着,手上又是用力拧到韩元正的伤口处。

一阵阵的惨叫,在屋内回响。

“记住这疼痛!”韩瑜淡淡道:“我不想再听到我韩瑜的儿子,会不如一个败家子,”

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