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地下搏击场
作者:渔者愚字数:2252字

第55章 地下搏击场

按照地址,李耀与粱仁成功来到了旧城区的一家酒吧。

“耀哥,你确定是这里?”

令人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家有些破旧的酒吧。

花都的历史要比三江城长上不少,因此旧城区的这些建筑也都有些年头了。

此时还是百天,酒吧中空无一人,只有一名酒保坐在吧台里面,擦拭着杯具。

“你待会就知道了。”

李耀笑着对令人说道,而后便走到了吧台的前面。

两人的来临自然被酒保发现了,后者露出职业化的微笑道。

“欢迎二位顾客,请问有什么需要?”

“一杯龙舌兰,加四分之一颗柠檬,三颗冰块。”

听见李耀的话,酒保却依旧表情不改。

“我们现在有做活动,第二杯调酒半价,您还有什么需要么?”

“一杯干马天尼,不要冰块,加一盎司柠檬水和一盎司苹果汁。”

在李耀说完这句话后,酒保的表情总算有了起伏。

“这位客人,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呢。”

见酒保这幅态度,李耀便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“为了得到这短短的暗号,我可是花了不少手段呢。”

李耀释然道。

听见李耀的话,酒保也露出了微笑。

“客人这就要理解一下我们了,组织越大,牵扯的也就越多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

李耀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。

对完暗号,酒保轻轻转动了吧台上的铃铛,吧台后面放着酒柜的壁橱忽然变成了一道大门缓缓拉开,变成了个楼梯。

见到面前这个阵仗,粱仁简直都要吓傻了。

“耀哥,这……这到底是。”

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李耀拍了拍粱仁的肩膀,一同跟随酒保走了下去。

楼梯下,别有洞天,一个巨大的房间带着一股浓厚的科技感,无论天花板还是墙面,都由一种透着白光的金属制成。

房间很大,大概有两百多平米,而房间的尽头则是两个电梯以及一个巨大的落地窗。

“这里,就是前往地下搏击场的通道对吗?”

看向落地窗外,李耀淡淡地说道。

窗外的场景更加惊人,一个放置在中间的八角笼,周围则是宽阔的观众席。

粗略的估计了一下,整个竞技场大概能坐下将尽千人!

很难想象,这样的建筑居然会在地下!

“客人说的不错,正是地下搏击场。”

酒保点了点头。

虽然地下搏击场的赛制原因,华国许多城市都有一样的建筑,但毕竟数量不多。

无数世家、组织,都想通过地下搏击场拓展自家的人脉,久而久之,一到有比赛的时候,搏击场就像是一场巨大的晚宴一般。

这些华国各个地区城市顶端的势力综合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!

“我猜,现在应该是接受委托的时间吧。”

李耀淡淡地说道,而目光则是放在了房间侧面。

那里有着一个前台,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坐在前台后面悄悄地等待。

“委托,已经很久没有客人说出这两个字了。”

“客人您确定是要委托吗,我想您应该清楚我们的收费。”

酒保惊讶地说道。

李耀的双眼迸发出炽热,丝毫没有萎缩的意思。

“没错,我有委托。”

李耀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见李耀如此,酒保便不再询问,而是带着前者来到了吧台的面前。

“请您将委托目标,时间,方式等具体讯息告知我们,我们会为您估价,从而收取您的委托费。”

“委托难度越大,收费越高,请您仔细斟酌。”

“并且,我们郑重承诺,只要是我们接下的委托,如果失败,会根据您付出的委托费加以三倍返还。”

前台的美女带着微笑,机械化的为李耀讲解道。

显然视线了解过这些规定,李耀点了点头,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照片。

“这就是目标,叶梓箐和叶晓琪,我的委托是将二人活捉。”

将照片递到女子面前,李耀说道。

“您好,请您耐心等待,我们的系统正在为您估算。”

前台美女再次机械化的点了点头。

半晌,前台美女总算再次开口。

“李先生,此次任务的难度估算为A-,需要您支付六千万元,或着等价代替物。”

听见这个数字,李耀还没有什么表示,一旁的粱仁却差点跳起来。

“你说什么?六千万?这么多钱你怎么不去抢!”

面对粱仁的愤怒,前台美女却只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。

“这位客人,我们系统的估算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,您的委托危险系数相对较高,对组织也有一定影响。”

“如果嫌贵,我们系统推荐将叶梓箐与叶晓琪击毙,只需要收取您三千万。”

听见估价,李耀眉头微皱。

他早已清楚这任务的收费不会太低,却没想到居然会这么昂贵。

“击毙就不必了,方才你说,等价代换物也是可以的对吗?”

李耀问道。

前台美女点头,道:“没错,只要您能付出价值一样的物品,但请注意,若是价格超出委托费用,我们是不会提供差价的。”

跟预想的一样啊。

李耀微笑着说道,而后便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。

又从包裹中,拿出了一个拇指指甲大小的石头。

“李哥这玩意有六千万吗?就这么小一点点?”

一旁的两人露出了不屑。

但在场的其他人似乎有着不同的看法。

“这……这是!”

见到那块石头时,酒保的表情终于从平静化为了震撼。

毕竟是那神秘组织的人,酒保的见识远比一般人要宽广。

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这件东西是从哪来的呢?”

酒馆有些激动的问道。

“这和我的委托有关系吗?”

见到酒保难以掩饰的兴奋,李耀似乎早有心理准备。

“不不,纯属好奇。”

听见李耀的话,酒保做出了一个道歉的表情。

摆了摆手表明酒保并没有冒犯到自己,李耀才重新说道:“这是我母亲临走前留给我们兄弟唯一的东西。”

传家宝吗?

虽然依旧保持着看到这样东西的兴奋,但酒保的态度却得到了缓和。

“客人,您可知道,您这样东西乃是有价无市,真的要将它交给我们吗?”

“东西是死的,我弟弟的命可就要没了啊。”

李耀微笑道。

实际上关于委托内容他有过不少的盘算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风险最小的那一个。

“那么,如您所愿,这项委托我们接下了。”

接过项链,酒保微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