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6章 跑?
作者:职业神棍字数:2496字

第786章 跑?

蒋汉义并不是自己筑的基。

可以说他的筑基,除了有陆羽的帮忙,还有相当的运气成份在内。

在成为外门弟子之时,洪门的管事长老,都会对每一名外门弟子派发一颗筑基丹。

不过这筑基丹,并不能使人直接筑基,而是只有一定程度的辅助作用。

也是用以筛选外门弟子,避免疏漏了某几个天资卓越之辈。

但是那一颗筑基丹,却也不是说什么用都没有,它能让一个普通人的气血畅通,能为以后筑基打下一定基础。

所以这筑基丹,是蒋汉义能成功筑基的其中之一。

其次就是洪武赠予的丹药。

上下山往来打饭,又是修炼横练之法,蒋汉义的体质有些跟不上,于是陆羽就将丹药和他分享了。

最后......

还是陆羽误打误撞,帮他筑的基。

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。

那日,蒋汉义陪同陆羽修炼横练之法,心感烦躁,暗忖再这么下去不过是蹉跎时日。

陆羽看出了蒋汉义的想法,也有心验证横练之法的成效。

两人就切磋了一番。

胜负,无有悬念,蒋汉义却被陆羽打伤了。

陆羽早已筑基,体内有真气。

他深知真气的神奇效用,突然就冒起了一个念头,给蒋汉义输送一些试试。

于是陆羽就给蒋汉义输送了一道真气,并且让他按照横练之法震荡真气。

就这么莫名其妙的,蒋汉义成功筑基了。

至于他怎么就迈入了第二步,是他在炊事处向那些内门弟子讨教的成果。

洪门的炼体之术,大致分为内外两系。

由于指点蒋汉义的内门弟子,两个修炼方向的都有,他东练一练,西也练一练,内外结合,再加上自己的摸索,总结。

居然进步神速,修为蹭蹭上涨。

就在前几日,他就迈入了先天之境,百脉皆通的第二步。

因此他走得更勤,每日午时未至,他就迫不及待地赶往炊事处,找那些修为比他高的师兄探讨问题。

那些内门弟子,在刚开始的时候也就随便指导一二。

熟知,蒋汉义的修炼当真有了些成果。

他只是记名弟子,却已俨然成了内门弟子的一员。

炊事处,是供洪门弟子吃饭的地方,与此同时,还是便于互相探讨修行疑问的地方。

在吃饭的时候,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闲聊的少,讨教问题的多。

蒋汉义就像一块海绵,不断地吸收着这些得来不易的修行经验。

当然这与他的天资密不可分。

在很多时候,天资与悟性,并不是仅体现在一颗筑基丹之上,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。

......

峰上。

陆羽已经盘膝坐下调息,积蓄着真气。

还在前一些日子,他体内的真气就不够用了。

应该说是他肉骨对真气的需求更甚。

洪武来了。

他依旧是落脚在房顶,居高临下打量着调息的陆羽。

他皱着眉头,似是看不懂陆羽为何如此。

其实他一眼就看出,陆羽是在调息,只是他想不明白,自己明明给了那么多丹药,就没有一点用处?

显然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不过他不知道,那些他赠予的丹药,有一半都下了蒋汉义的肚子。

洪武发出一声欣慰的叹息,说道,“徒儿,为师来了。”

“师傅?”

陆羽一转头,就望见了洪武已落在了他的身后。

“你先起来再说。”洪武淡淡地道。

听罢,陆羽从地面站起。

也就是这时,洪武搭上了陆羽的手腕。

“我给你的丹药,吃了没?”

“吃了?”

“可是一天不缺?”

“这个......”陆羽嘿嘿一笑,继而看见洪武锐利的眼神,只好讪讪说道,“缺了快大半个月了。”

实际上也是如此。

洪武赠予的丹药,只够他吃三个月的,既一分为二,断了大半个月绝对是有。

“看怕是给了那蒋汉义吃了吧!”

洪武心中不满,却也不好说什么,因为他清楚,蒋汉义有恩于陆羽。

而作为一个男人,可以心狠手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却不能成为一个忘恩负义之辈。

否则,远的不说,哪怕陆羽天资再妖孽,教出那么一个徒弟,又有何种意义?

再说那只是一些固本培元之类的药,并不是十分珍贵。

“为师这三个月出去了一趟,想不到你的进步这么大。”

洪武从来都没有夸人的习惯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“从明日起,你每日修炼八个小时横练之法,其他的时间,努力跑吧。”洪武笑了笑。

“跑?这也是修炼的一种?”陆羽愕然,不解其意。

“对,跑,宗门里的任何一处角落,随你可去!”

说完,洪武就冲天而起,飞向了他的主峰。

“跑?这又是什么修行路数......”

陆羽琢磨了一会儿,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所然,也只能放弃。

由于洪武的另行安排,陆羽也没再修炼下去。

事实上他累了。

持续的内耗,致使他已然不得不依靠打坐积蓄真气。

强撑修炼,反而适得其反。

走到溪边洗了个澡,他刚回到去,蒋汉义也已回来,吃过了饭,他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不过,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。

他睡了足足三天。

好像......还睡了一个梦?

一觉醒来,陆羽只感脑袋浑浑噩噩。

再加上四周黑乎乎的,应该是深夜时分,想了想,他又躺在床上睡到了天明。

晨曦初至,陆羽醒了。

醒来的第一件事,陆羽就是大骂了声,“吗的,怪事!”

缘由那个梦实在是太过真实。

陆羽梦到了,自己居然和李大牛是朋友,而且还不是感情一般铁的朋友,两人一块修炼,铁得不得了。

直至不知哪里冒出来,铺天盖地的黑色海水,将那个稀奇古怪的世界整个覆没。

随后,他打了个激灵,不知是被梦境中的李大牛恶心到了,还是被那似无穷尽黑如墨汁的海水吓的。

洗漱了一番,陆羽回顾了一下洪武交代的修行计划,就准备下山。

这时,蒋汉义正从溪边走回。

他一见陆羽要下山,不由就奇怪的问,“小师叔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修炼!”陆羽沉着脸说道。

那个梦太真实,以至影响到了他的情绪。

“修炼?”蒋汉义对此感到不解。

在山上修炼不行,为什么要下山修炼?

“对,这是我师傅安排的任务,你去不去?去就一起,不去就在这等我回来。”陆羽说道。

他知蒋汉义也已正式修行,各有各的路,他对此不是太过强求。

“去!我当然去!”蒋汉义脸色一变,连忙说道。

陆羽要下山,他不可能不跟着一起。

只因他非常清楚,到目前为止,他还只能依附陆羽而存,如果陆羽不在,他又不是内门弟子......

那么,陆羽离开以后,试问他又有什么资格,继续留在这内门重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