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章 越发表示期待
作者:拉风猫仔字数:2373字

第三百九十章 越发表示期待

就在吴天准备救治残烈之时,郑少秋却是在黑影的全力搜寻之下,锁定燕轻舞所在的位置,撇下一切事宜,直接朝着后者所在的位置奔袭而去。

至于霓裳是否要作死,或者是怎样,在他看来,已然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了。

若是能够得到燕家的支持,甚至是拿下燕轻舞的话,那么在他看来,不但医术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,甚至是当前的事态也可以打破常规,给予自身一定的资源支持。

最主要的是,若是能够成为燕家女婿,那么他在郑家继承人的地位绝对是稳妥的,甚至还会因此而多了话语权,对于郑家各位长辈心照不宣的心思,他早已了然于胸,所以他才会在这么多年的打拼之下,依旧还是想要让自身处于最优秀的状态,甚至是在本质上,保留着内心里的那一份斗志。

在他散发着眼线之后,便是很快得悉燕女神此刻正在一处门诊排队就诊,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而这一处门诊就是当初李家败给吴天的门诊,如今却是改名为养生堂,即便是郑少秋对此也表示愣然不已,按理说吴天和燕轻舞压根就不认识,后者怎会跑去吴天那边救治,最主要的是在他的认知中,这一切压根就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完全没搞懂燕轻舞究竟是想要干嘛!思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之下,郑少秋决定着亲自前往,要在燕轻舞面前展现出自己的能力,甚至是在本质上,为此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差异和一抹不知名的气恼。

而在郑少秋打算亲自前去追求燕轻舞,陪伴在其左右之时,吴天却是跟霓裳表示让后者带着残烈到门诊救治,毕竟这种事情,总不能约在咖啡馆里救治吧?

所以吴天答应了救治残烈之后,便是直接赶往诊所,为的就是能够在第一时间,将残烈救治好之后,还能够接待众多病人患者。

然而就在吴天赶回去之后,已然开门接诊之时,众多病人患者顿时喜出望外,虽然很是躁动,却是各自遵守排队,没有一个人胆敢扰乱秩序,甚至是不听从编排,令得跟随着排队的燕轻舞,为此而流露出一丝惊异,带着一抹诧异的神色和一道说不出的愣然,眉宇间悄然划过一种说不出的赞赏之色。

在她看来,遇到很多的门诊,要么是门庭罗雀络绎不绝地争先恐后,拥堵非常,显示出这家门诊医生很是高超,要么就伶仃几个人吊瓶而已,但是像吴天这种人很多,却又很是遵守秩序的现象,实在少的可怜,让她对此表示极为质疑和诧异。

“大妈,我想问问这家门诊医生如何啊?为何来此看病的人,竟然如此之多?”

“难不成这个家伙是个神医不成?”燕轻舞戴着口罩,遮盖着精美到极致的脸部,这才没让自己成为聚焦的重点,甚至是为此而多了一丝好奇。

大妈带着一抹欣喜之色:“你是新来的吧?要知道吴神医可是全天下最难得的神医了,不但医术高明,而且看病诊断从不要钱。”

“甚至是出的单子配方,都是特别实惠,而且见效很快,比那些医院强多了。”

“就拿当初的李家来比,吴神医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人啊!李家不但诊金高的吓人,就连拿药也是捆绑形式的,让人看一次基本能够掏空积蓄了。”

“关键是李家还会吊人胃口,所有的病情状况,仿若像是慢性病一般,唯有慢慢治疗,才能够根治痊愈,但是在此期间,耗费的钱财,足以让人为此而感到肉痛。”

“都说李家的存在是为了给那些达官贵人看病的,此话所言不虚。”

大妈对此表示极为愤慨,对于李家胆敢借助这样的形式,大幅度捞金,在一定程度上,足以让人对此表示极为无奈。

燕轻舞眼里划过一道赞赏之色,对于吴天竟然有着这等高品质的医德,表示感慨不已,要知道在如今物质横流的社会里,想要找寻一位敢担当、又有能力、甚至医术还是如此超然的存在,当真是不容易。

“这位妹子你想必是外地过来的吧?”

“这位吴神医当真是了得啊!这街坊邻居的,但凡有点小毛病都是会找他看,我当时都觉得买了这边的房子是是个错误,如今看来,简直赚大了。”

“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这般神迹,原本我家里的爷爷,得了肝癌中晚期,医院里的医生都在说病毒已然扩散了,想要救治已然是徒增财富流失。”

“而且还说几十万砸进去估计也难以康复,也存在一定风险。”

“我本就抱着尝试的心思过来的,却没想到吴神医一看,只需要吃点中草药,结果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。”

“实在是太过神奇了!”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,带着一抹感叹和一丝庆幸,如果为此而到别的地方去救治,只怕就不是这样的代价了。

而吴天却是替他们这些穷人着想,在本质上,让他为此而感动莫名,最主要的是这些事情都是完全真实存在,在他没有任何的浮夸和捏造。

“他真的有这么厉害?有这么好吗?”燕轻舞微微愣神,要知道能够救治肝癌的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。

甚至是在本质上,也会让人对此表示异常愕然,乃至是多了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在她的认知中,国内基本是最先进的设备,也得要好几次的化疗萧杀肝癌病毒,她实在不知道吴天究竟是配置了怎样的草药。

“你能够把他给的药方给我看看吗?我很想知道他是用怎样的草药能够医治肝癌这种重症难度的病情。”

“实不相瞒,我家里也有亲戚是得过这种病,我希望能够帮到他。”燕轻舞带着一抹纯粹的眼神,天真无邪的眼神给人一种不像是坏人的感觉。

男子顿时表示并未带在身上,随即拍着额头表示自己手机里有拍过照片,生怕忘记而拍照的,连忙拿了出来给燕轻舞观看。

燕轻舞看了之后,顿时微皱眉梢,药方上只是一些辅助性质的清热解毒乃至是缓解肝炎类型的药性,并未有着独特之处。

“你确定在这里头就是救治肝癌的药方?可是这一些东西,好像都是常见的药材,并非有着任何的独到之处啊!”

燕轻舞实在对此表示好奇,乃至是诧异不已。

大妈适时地插话表明着:“药方哪里能够救治啊!我看是吴神医的银针之术,才是最为高明的存在,而那些所谓肝癌还是其他的病情状况,基本都靠他扎两针,轻微病状只需一次,而重度病状,一般也就三到五次便是轻松解决了。”

“这是我们亲眼所见的事实,也是在此等候多时,也觉得心甘情愿的吸引点。”

燕轻舞眼里闪过一道奇异之色,对于吴天救治燕南天的事情,越发表示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