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坐地涨价
作者:独悠字数:2111字

第110章 坐地涨价

“啧啧,口气不小嘛,看来本少主今天遇见了一位高人。”

石室门口,一名华服男子的身影显现了出来,面容俊美,身躯修长,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一边笑吟吟地拍着巴掌,一边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。

他眸中的讥讽和戏谑之意,显露无遗。

在他身后,还跟随着好几道身影,百草宗的五长老费扬等人,赫然便在其中。

“可是魔灵宗叶冲灵少主?”傅凌波眉头微皱。

“不错。”

打量了傅凌波片刻,叶冲灵眸子一亮,不知是在回应傅凌波,还是在赞赏她的容貌。

“傅长老所谓的‘急事’,就是请这位高人来给贵宗宗主疗治?”

又笑眯眯地看了傅承恩和岳峥一眼,叶冲灵随即便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,扼腕而叹,“真是可惜,看来本少主的‘大乘伏魔真经’,今天是没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“冲灵少主误会了。”

紧随而入的费扬一边解释,一边冲傅凌波和傅承恩连使眼色,“这位小兄弟,乃是我们少宗主的朋友,此番只是来探望宗主,并非请来给宗主疗治的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

叶冲灵眉梢微挑,斜睨着岳峥。

旋即便戏谑的笑道,“既然如此,那这位老弟就先去旁边歇着,别站在这里碍手碍脚了。”

“若连走火入魔,都不是什么大问题……”

“苍虹星上那么多因走火入魔而身亡的武者,怕是都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了。”

“诸位说是吧?”

说罢,叶冲灵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,自顾自地向玉台走去。

傅承恩等人闻言,脸上都有些不悦。

傅凌波更是面色一沉,眉宇间怒意隐现,可还没说话,旁边的岳峥就突然笑了起来,“说得也是,那就请冲灵少主放手施为,也好让在下开开眼界。”

“想来有‘大乘伏魔真经’,宗主必定很快便能痊愈苏醒。”

岳峥说着,后退了几步。

傅凌波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岳峥,不过出于对岳峥的信任,强忍着没有开口。

“这个本少主可不敢保证。”

叶冲灵哼了一声,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,占据了岳峥让出的位置,“本少主只能保证会尽全力疗治,至于宗主能否彻底痊愈,还是得看她自己的造化。”

“现在,本少主先查看一下宗主的伤势。”

叶冲灵骈指如剑,点在百草宗主的腕部,而后双目闭阖,神情肃穆,而他那两根手指则是泛起了淡淡的金色,随着时间的推移,金色也是越来越浓。

远远望去,双指竟似黄金锻造而成。

约莫数十息过后——

叶冲灵终于长吁口气,睁开眼睛,双指微抬,指上金色迅速消散,而他眉头却已紧皱了起来:“真是没想到,贵宗宗主的伤势竟已恶化到了如此地步。”

“难办!难办!”叶冲灵在玉台旁踱来踱去,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“叶少主,你有话不妨直说!”

黑衣老妪沉声道。

虽才初次见面,她早已知晓傅凌波对岳峥的招揽,而她对岳峥的感觉也非常不错,虽说现在还是大长老,可只要岳峥答应加入百草宗,立刻便可接替她的位置。

有岳峥珠玉在前,对叶冲灵便有些看不上眼。

毕竟她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目光何等老辣,一眼就看出叶冲灵是在装腔作势,心中顿时有些不耐。

“好吧,那本少主也就不拐弯抹角了。”

叶冲灵双掌一拍,正色道,“诸位长老,贵宗宗主的伤势,较之你们当初在魔灵宗说的,更加严重。本少主虽也能疗治,可势必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要坐地涨价?”

傅凌波按捺不住,冷声道。

傅承恩、大长老、费扬和费小曼等人也猜到了叶冲灵话中的未尽之意,脸色都有些难看。

“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。”

叶冲灵一本正经地摇摇头,道,“贵宗宗主的伤势有了变化,疗治的费用自然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来,需得跟着变化,才合情合理,诸位长老觉得怎样?”

“你想怎么变化?”

傅凌波咬着牙,恼怒的道。

能将趁人之危、坐地涨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这叶冲灵的脸皮不知得有多厚!

“‘芙蓉丹’一百颗,‘金刚丸’也来点,就三十颗吧。”叶冲灵笑眯眯的道。

“什么?”

石室内,顿时响起一阵惊呼。

傅承恩等人脸上都变了脸色,傅凌波俏脸凝霜:“叶少主,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?”

芙蓉丹也就罢了,只是驻容养颜的丹药,虽然数量多了点,但也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可“金刚丸”却不同,这是一种淬体圣药,可剔除武者体内的杂质,令躯体变得如铁石般坚韧,极其珍贵,炼制难度也极大,每一颗,都堪称价值连城。

哪怕是百草宗,如今也只有不足二十颗的存货。

“不,一点都不过分。”

叶冲灵笑容满面,“本少主万里迢迢地赶来,一路奔波劳顿,抵达药王城之后,顾不得休息,就马上过来给傅宗主疗治,如此尽心尽力,怎能说过分?”

“你……”

傅凌波气得胸脯急剧起伏。

傅承恩等人,也都是个个怒形于色。

叶冲灵这是看准了百草宗有求于他,才敢如此猖狂。若无转机,面对这样的威胁,百草宗除了认下之外,别无它法,毕竟丹药再昂贵也比不得宗主的性命。

霎时间,傅凌波、傅承恩和大长老的目光,都下意识地向岳峥。

“诸位长老,需早做决断,贵宗宗主的伤可等不起呐。”

叶冲灵好整以暇地跟着看了看岳峥,有些讶异。

可随即他的目光,又转向了傅凌波,打量着她窈窕的娇躯,“当然,贵宗若是不愿多拿出这么一些‘芙蓉丹’和‘金刚丸’也无妨,本少主还有一个折衷的法子。”

话音微顿,叶冲灵凝望着傅凌波,眼神有些炽热,“就是不知凌波姑娘肯不肯答应?”

“什么法子?”

傅凌波顿时就像是吞吃了一只苍蝇似的,叶冲灵的眼神,让她本能得有些厌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