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云鹊龙
作者:独悠字数:2116字

第271章 云鹊龙

“不错。”

白发老者情绪有些亢奋,道,“此地不是说话之所,岳兄弟若信得过我等,不妨先随我等前往化龙道的秘境驻地,然后再详谈。”

“那里的安全,岳兄弟完全不必担心。”

“否则,我化龙道也不可能在赤影魔龙的老巢传承这么多年而不灭。不是我吹嘘,就算是那龙王,也闯不进我化龙道秘境。”

似怕岳峥不信,白发老者又诚挚的道,“岳兄弟,我之前所说,绝对没有半句虚言,而且同为人族,我等也绝不会害你。”

“你的好意,我心领了,不过……”

不等岳峥把话说完,白发老者便急声道,“岳兄弟,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全考虑,也得考虑考虑这位龙人小姑娘的安危吧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

小丫头一听,昂首挺胸的道。

岳峥却是眉头微微一皱,沉吟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不如这样,我将这小丫头托付给你们,你们先将她带回化龙道秘境……”

“哥哥……”不等岳峥把话说完,小丫头就急了起来,眼眶里泛着水花,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猫般,可怜巴巴地看着岳峥。

“别担心。”

岳峥揉揉小丫头的脑袋,笑道,“待我此间事了,便去那里寻你。”

“如何?”

岳峥目光望向白发老者。

若来的只是长老和龙将,带着小丫头倒也无妨。

可那龙王要是也来了,岳峥却不敢保证,自己还能护得她周全。若那龙王真有那般强大,岳峥那个时候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。

小丫头要是随他们去了化龙道秘境,他便再无顾虑。

至于他们四人,岳峥并不担心。

一是他们对自己的确并无恶意,二是他们在透露自身来历时并未撒谎。

对于这两点判断,岳峥颇有信心。

毕竟他们任何细微的灵魂气息波动,都不可能瞒过他的感应。

白发老者和疤痕老者交换了个眼神,都有些迟疑。

“云鹊龙?”

就在这时,那青衣男子好似发现了什么,突然低呼出声。

白发老者和疤痕老者以及那白裙女子都是面色微变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抬头望去,便见高空之上,三个小小的黑点在盘旋,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,若不注意,根本就察觉不了。

“还真是云鹊龙,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。”疤痕老者拧起了眉头。

“岳兄弟,云鹊龙是龙族探查敌人行踪的一种灵兽,目力惊人,方圆数十里范围之内的任何动静,都瞒不过它们的眼睛。”

“一旦被盯上,想要脱离它们的视线,难如登天。”

白发老者也是沉声道,“云鹊龙既已出现,便意味着龙族强者据这星火城已经不远了。”

“我们化龙道,有应付云鹊龙的法子。岳兄弟,现在赶紧走,还来得及。可要是再耽搁下去,那就什么法子都不管用了。”

他无比期待地望着岳峥,语气间已是透着些许焦灼之意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速速离去,不必在此逗留了。”岳峥微笑着颔首,丝毫没有要一起离开的意思,“对了,还不知道两位如何称呼?”

“我叫杜雨石,他叫唐元明。”

白发老者见岳峥神色没有半点松动,只得无可奈何地跺跺脚,“罢了,罢了,既然岳兄弟心意已决,那我便不再相劝了。”

“日后岳兄弟若是来化龙道,可先去乐山城,到时自会有人为你领路。”

“千万小心!”

情况紧急,杜雨石既已放弃劝说,便不再有任何的拖泥带水,话音一落,便一把揽住了小丫头岳蓝,朝城外方向电射而去,“走!”

“保重!”

唐元明也是无奈地冲岳峥点点头,和那对年轻兄弟快速跟上。

数十丈外,小丫头终于反应了过来,也不再挣扎,只不过远远传递过来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哭腔:“哥哥,你一定要来找我……”

片刻功夫,杜雨石和唐元明等人就已没了踪影,而这已大半区域都已变成废墟的战龙院内,便只剩下岳峥一人。

战龙院四周,则有大量的身影在探头探脑地观望。

高空之上,那三只云鹊龙依旧在盘旋,清脆而极具穿透力的鸣叫声此起彼伏,极富韵律,似乎在向远处传递着某种信息。

岳峥只打量了一眼,便没再放在心上,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脑海深处。

晋升玄照初期后,提升了几种功法,那“太皇战典”之内,蓄积的战气已不足14万,后面零零碎碎地增加到了15万。

与杜雨石、唐元明一战过后,战气堪堪超过20万。

两位玄照后期,只提供了5万战气,这个量的确是有些少,但也不足为奇。毕竟岳峥展露的实力太强了,很容易让人战意暴减。

而没了战意,就算还在交手,也不可能有战气提供。

这最后的20万战气,岳峥打算先留着,有备无患,万一那位玄照之上的龙王来了,而他又到了需要逃命的地步,这战气也能派上用场。

“来了!”

岳峥突然眼神微动。

没一会,远处天际,十数道身影如飞而来,只不过电光石火间的功夫,便已跨越星火城上空,流星般飘落在岳峥四周。

他们躯体间透溢而出的气息,都极其强大,显然个个都是玄照强者。

此番十数道气息纵横交错,立刻就衍生出了无比可怕的压迫感,方圆里许的虚空,都似变得凝滞,周围观望的生灵都是仓皇而退。

不过,被这么多玄照强者虎视眈眈地盯着,岳峥不但没有半点慌乱,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。

“你居然不逃?”

一名形貌儒雅、身穿白色衣袍的中年男子,拧了拧眉头,有些讶异。

“我为何要逃?”

岳峥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那中年男子为之气结,旋即便是哼了一声:“不逃也好,省得我们多费工夫,更何况,有云鹊龙在上面盯着,你就算想逃也逃不了,哪怕你钻进地底,我们也能很快地把你挖……”

“就来了你们这十五个?”

岳峥微微皱眉,十分粗暴地打断了中年男子的话茬,略有些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