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东拼西凑,枉称举人
作者:青鼠字数:2101字

第三十八章 东拼西凑,枉称举人

磕头认错,玩的还挺狠,李复对此都只是笑笑,表示自己没有问题。

这朱常洵依旧是老好人的装扮,笑吟吟的让小人准备好这笔墨纸砚。

刘宏茂大笑一声,将着衣袖挽了上去,高声道:“今日我便以这王府景观作诗一首。”

说着形态癫疯,脚下浮虚似乎是在装醉一般,提笔写道。

“福地七十二,王孙挟珠弹。万里赏瑶池,安知清流转。”

“好!”朱常洵拍了拍手,大声喝彩道:“刘先生有心了。”

这仔细一品,竟然还是一首藏头诗,‘福王万安’倒是好生有趣。

听着这福王喝彩,刘宏茂示威性的朝着李复瞪了瞪眼睛,还转头对着朱常洵喝道:“王爷万福。”

李复摇了摇头,也不做什么浮夸的形态,打量了一番刘宏茂,噗嗤一笑。

淡然的走道着桌前挥手写下几句话:“头尖身细白如银,论秤没有半毫分。眼睛长在屁股上,只认衣衫不认人!”

末了李复觉得有些不过瘾,笑吟吟的在最后一句后面补上一句:“识人识面先识心,读书读卷先读人。腹中没有半点墨,也敢妄称是举人。”

前几句本是现代一谜语也是讽刺那势力小人,后面则是李复随便发挥直截了当的讽刺这刘宏茂。

毕竟别人不知道他还是清楚地,那四句藏头诗都是东拼西凑而来的,没有半点含金量。

“你!”虽是抄袭而来,可是这字面意思若是在不懂,怕是枉费几年读书光阴,刘宏茂怒道:“好好地斗诗,你怎滴骂人!还有这诗句粗碎不堪,一点也没有读书人该有的样子!”

“那如何?总比你这都东拼西凑抄来的句子好吧?”李复摇头,甚至有些不屑一顾。

但是下一秒他却听到了这百年难得一听的名句。

“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说抄呢?这叫借鉴!”刘宏茂急的额上顶着汗珠,在场上团团转。

朱常洵还是带着笑意,城府极深看不出心情,挥手道:“行了,刘先生你也累了,下去吧。”

“王爷,我还没有输.”

朱常洵原本就是小眼睛,听到此言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道:“你累了,下去休息吧!”

说着还将手中的茶杯掷在桌上。

刘宏茂当即明白这是惹的王爷不高兴了,低着头连路都不敢看,撇了一眼李复后匆匆离去。

及人事心照不宣也没有说那道歉之事。

“让李老弟见笑了,我看着李老弟文采出众不如作诗一首让我好生收藏?”朱常洵轻描淡写就将话题转了过去,像是在欣赏李复的文学功底一般。

这堂堂王爷都开口了,怎么能拒绝呢?李复拱手作揖道:“那在下便再次献丑了!”

这次李复颇有些认真,挥笔写道:

“望门投止思张俭,忍死须臾待杜根;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。”

这本是清末的一首诗,只不过读起来朗朗上口,李复便直接写了下来,其中的豪迈之情不言于表。

朱常洵看着白色宣纸上,龙飞凤舞的几行大字放声笑道:“好诗好诗!”

“李老弟真是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啊。”朱常洵这吹起人来也是不带脸红的,好好地夸奖了一波李复。

李复也不脸红,这白嫖来的东西嗯.也就自己知道。

“王爷谬赞了。”李复摆手笑谈。

言语一阵这李复好不容易将作诗的事情扯了过去,未曾想朱常洵竟还有想法想让李复出任自己孙子的老师,可是把李复吓了一跳啊。

这皇家子弟的老师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担当的。

最起码要有文凭啊,也就是科举成绩,不然这皇亲国戚也觉得是丢人。

李复急忙推辞说着不合适,这才让朱常洵打消了这个想法,从福王府出来的时候有些晚了。

这天都有些发黑,李复打着哈欠便朝着家里头走去。

城中一处楼阁之中,灯火辉煌,这门口的姑娘都像是不怕冷一样,衣着单薄,搔首弄姿。

大红灯笼高高挂起,生怕是有人看不到一样。

红色的烛光下,阁楼映照彩霞显得有些不似人间,门口的老鸨扯着嗓子在哪里叫喊:“大爷,进来暖和暖和,咱家这丫头啊可会暖人心了。”

门口还有几个小哥神色犹豫,望着美艳动人的姑娘很是心动,可这在一模兜里的钱财,心中的念头断了一半。

这醉仙楼啊可是京城中有名的‘金窟窿’一般人消费不起。

最上头的阁楼之中,三五个公子哥正与那歌姬开怀做乐。

妖娆多姿的舞技一边斟酒,一边神态婀娜的挑逗,看得人好生牙痒痒。

这白衣玉冠的公子哥突然笑道:“哥几个,你们听说了吗?最近顺天府差了一起案子,是袭杀信使的。”

“嗨,这谁不知道不过那信使也挺厉害,能想出这一招。”另一个人随声附和。

“听说啊,这是一个叫李复的锦衣卫侦破的,还挺聪明,升职千户了。”

“呵,锦衣卫?我悄悄告诉你们陛下打算对魏忠贤动手了,这阉党一倒台,锦衣卫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白衣公子哥冷哼一声:“这阉狗无恶不作,实属可恶,不过二位这话是我偷听来的可不敢外传。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三人相视一笑,端起一杯酒继续与着舞女开怀畅饮。

李复无意间推动了很多事情的发展,就比如这早先一步让崇祯知道了陕西的灾情,也让一些有志之士面圣诉说阉党滔天。

这让早想除掉魏忠贤的崇祯更加坚定了决心,并且早于历史时间便确定动手了。

李复回到家中做思良久,思索着自己的路子。

刚来到这里一时冲动想要做个腰缠万贯的土豪,荣华一生,可转眼便看到朝局动荡,官员欺行霸市。

如是没点关系又怎么能做一个太平富人呢?那八大皇商可是几代人的努力,军政之中都有族人。

李复虽然心中迷茫,虽然嘴上不说,可行动却还是有所指向的,单说这聚财,纳粮,招募人才不都是为了内忧外患的大明而准备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