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作者:保罗爱吃糖字数:2409字

第82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
那几名守在四周的保镖这时看了看豹哥,等着他的吩咐,看要不要拦着沈冲。

他们不觉得一个醉鬼能有多大的威胁,两拳下去肯定能把他揍趴下。

豹哥却犹豫了起来。

沈冲这家伙太恐怖了,除非今天能把他弄死,否则以后都不会有安稳日子过!谁知道他会在哪里出现,然后突然扔个石子把人砸伤甚至砸死呢!

就在这犹豫的当口,秦梦琪已经挣脱他的搂抱,朝着沈冲喊道:“你怎么才来啊?不是让你早点来接我嘛!”

沈冲有点懵,这是啥情况?他们俩已经几年没联系过了,怎么搞得像男女朋友一样?

让他吃惊的还在后头,秦梦琪分开豹哥的保镖后,一路小跑来到他身边,亲热的挽着他胳膊,然后回头对豹哥挥挥手,娇滴滴地说:“豹哥,我男朋友来接我了,不用你送了。”

到嘴的小羊羔这下真的跑了,豹哥气得想吐血,却不好在这种情况下撕破脸,只能讪讪的和沈冲打个招呼,转身带着手下上了车。

等他们远去后,秦梦琪才放开沈冲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对不起啊,刚才实在有些着急,拿你当了挡箭牌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她的声音跟高中时相比,稍微有些沙哑。

长期在KTV陪酒的,嗓子多少会受点影响。

“没事。”沈冲轻描淡写地说,然后告辞道:“我还得去送客人,先走了。”

“哎,等等,至少加个微信啊。”秦梦琪完全没料到,沈冲一点都没有要跟她攀谈的心思,这是什么男人啊?从没有男人这么无视她的,该不会是同志吧?

沈冲也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,既然美女同学主动要加他微信,那又何必拒绝。

可等两人互留联系方式后,秦梦琪又可怜兮兮地问:“你能不能陪我回去啊,我怕路上遇到危险。”

沈冲看今晚这情形,搞不好豹哥真的会在路上拦截秦梦琪,既然这女人不愿意委身于人,那作为老同学,不帮一把说不过去,于是他回去跟陈家的司机交代了一下,就坐上了秦梦琪的mini cooper。

路上,秦梦琪假装不满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忘了我是谁呢,这么冷漠。”

“怎么可能,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”沈冲目视前方,平淡的回答。

“我先送你回去吧,你家住哪?”秦梦琪同样有很多话说不出口,于是转移话题。

“没事,等到了你家,我打个车就行。”

“那怎么好意思。下次我请你吃饭吧,今天你帮了我大忙了。”

“没必要,我也没做什么。”沈冲心想:得亏我早就把豹哥给唬住了,否则莫名其妙得罪了这种大混混,一般人非吓傻不可。

秦梦琪很过意不去,歉疚地说:“对不起啊,把你给拖下水了,我会想办法平息这件事的,不过你这几天也要当心一点,我怕豹哥他报复你。”

“你不用担心我,他不敢惹我。”沈冲很平静地说。

秦梦琪想起上次沈冲讨债的情形,觉得他可能不是在吹牛,安静了一会,她又问:“你现在在哪工作,还是要债吗?”

“没有,我在替陈永强做事。”沈冲如实回答。

“哦,那挺好,陈总那人很厉害,脾气也不错,跟着他应该有前途。”秦梦琪由衷地说,心想着怪不得沈冲不怕豹哥,有陈永强罩着,确实不用怕。

“嗯,他对手下人挺好的。”

“上次我都没认出你来,后来想起来了,却不知道去哪找你。”秦梦琪这时解释了一句。

见沈冲没有回应,她又问:“你怎么会来梁青市的?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不想说。”沈冲很冷淡地回答。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会不会聊天?”秦梦琪嘟着小嘴气呼呼地说。

“我们俩其实差不多吧,都有很多不想让人知道的事。”沈冲依然平静。

“那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,以后我们是不是该互相帮助?”秦梦琪觉得有了沈冲这靠山的话,也许不用惧怕豹哥了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豹哥对沈冲都似乎有点忌惮。

“以后遇到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,能帮的我肯定帮,不过我现在的工作很忙,白天基本走不开。”沈冲答应了下来。

高中时秦梦琪是他的梦中情人之一,如今再次相遇,不可能无动于衷,他也不忍心看到光彩照人的她被豹哥这种癞蛤蟆给糟蹋。

有了沈冲这句话,秦梦琪安心了不少,她又问起沈冲负责哪方面的工作,不过都被敷衍了过去。

等到了秦梦琪住的名园公寓,沈冲下了车。

看着他在路边等车的背影,秦梦琪不免有些触动,很久没有这样一个男人,能让她有可以依靠的感觉,也许,应该和他多接触一下,说不定真的合适呢。

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是礼拜六,学校放假,又快要期末考试,所以陈妙萱被关在家里学习,沈冲可以自由活动。

丁大鹏打了电话给他,说要请他吃饭。

沈冲正好没啥事,就答应下来。

跟同学打好关系还是有点好处的,能从他嘴里套取一些学校方面的情报,有利于他的保镖工作。

两人身份都是学生,当然不会去太高档的饭店,就是去啃德基随便吃点。

丁大鹏有他的目的,想让沈冲多教他点功夫,同时也对沈冲的身份很好奇。

沈冲当然不会告诉他太多自己的经历,不过答应有空再教他几招。

这已经足够让丁大鹏激动,本来话就多的他在沈冲的引导下,喋喋不休的把班里同学都分析了一番。

提到阎金龙时,他有些欣喜地说:“那小子几天没来学校了,也不知道出了啥事。不过他不来,学校里清静了不少,天天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要不是他爹罩着,那小子早被人打残了。”

沈冲笑笑没说话,有他爹罩着又怎么样?该被虐还是得被虐,到现在阎宗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这年头,拳头硬就是最大的真理。

说着说着,两人聊起了班主任白露。

虽然自由散漫的丁大鹏总是被白露训斥,但对于这严厉的班主任,他没有恨意,反而是有些仰慕,谁让她长那么漂亮,那么有韵味呢。

只是可惜,白露看人眼光有些问题,她那个高富帅男友尚家康,其实是个花花公子,丁大鹏亲眼看见他和其他女人去开房过。

沈冲不由得疑惑地问:“那你怎么不告诉白露?”

“我去跟班主任说这个?那不是找死嘛!再说了,白露可能也知道呢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尚家康家里可是开商场的,真正的小开,能够嫁给他,睁只眼闭只眼又有什么?”丁大鹏理直气壮地说。

沈冲无语,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,女人只会对没钱的男人比较苛刻,对有钱男人来说,能做到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红旗不倒,已经难能可贵了。为了应酬出入风月场所的男人太普遍,能赚钱就不怕没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