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分道
作者:电饭锅字数:2210字

第55章 分道

“啊~。”不久,一个激昂的男音发出渗入灵魂惨叫从他们离开方向传来。

那声音是那么高昂,已经破音;还有点悲愤,就仿佛是被万千大汉沦过的怨妇。细细一听,就发现是周海的声音了。但是他此时甚至没有辱骂罪魁祸首陆尘的力气了。

只见无数黑色小虫爬满了周海全身,不断往他身体里钻。

黑色小虫是有名堂的,被称做“鬼不理。”身体细小,但极度坚固。平时就藏于地底,喜欢吃带灵气的金属、宝材,但是畏光。

而陆尘口中的能让凶兽毒虫发情的东西,就是这种小虫雌性的信息素。

无数鬼不理被信息素吸引到周海身上,又看不见雌虫,再加上畏光,所以一个劲的往周海体内钻去。

周海是被活活痛醒的,他拼命的用指甲抓着自己的每一寸皮肤,想把虫子挖出来。但是成千上万的虫子任是一个劲的往里钻。

突然,感受到周海濒临死亡,他体内的封印终于被打破了。

“谁敢伤吾子。”一具气息恐怖的化身降临当场。

“海儿?海儿?”发现没人,周北洋看向一旁又一次昏死的周海。

身体表面没有太多伤口,只有他自己的抓痕,但是当他神识往周海身体探查时,却发现了成千上万的鬼不理。

“是谁,是谁,不要让我找到你,不然我绝你九族!”无比愤怒的周北洋爆发出恐怖的威势,遮天蔽日的攻击把此地化作了一个天坑。只是一个化身,面对成千上万鬼不理已经把肉体吞噬空,仅剩一个皮囊的周海,纵然他是万象境大高手,也无能为力。

但是,早已经走远的陆尘毫发无伤,甚至还有心思继续调戏圣女。

“周海死了?”虽然已经很远,但是叶轻瑶还是感受到了周北洋爆发的恐怖威势,于是她问旁边一脸无辜的陆尘。

“啊?你怎么知道的?”陆尘一脸无辜,反问。

“刚刚出现的,应该是水元门门主周北洋的化身,他化身都出现了,不是周海出事了还能是什么原因?”叶轻瑶却无视陆尘一脸的假装的无辜,她在上面吃过的亏可不是一个两个了。

之前叶轻瑶还以为陆尘真的只是拿了一些普通的催情药物,给周海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罢了,但是哪知道陆尘胆大包天,引来的是能够弄死周海的东西。

其实当时周海还没死,但是对一个还没有进阶结婴,气海都被虫子撕咬的金丹来说,活是不可能活了。这也是周北洋如此愤怒的原因,一个天生水元灵体,就此陨落。

“你把他杀了?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叶轻瑶也很愤怒。他们这种核心弟子,无论怎么闹,怎么羞辱,都会被看作磨练,不会引来老一辈插手。但是现在人都死了,你说人家的父亲长辈会怎么想?而且周海他们进入斜月山脉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为了七彩灵果。而七彩灵果落入陆尘手中,也有无数人知道。

而且像水元门这种大门派,有不少手段可以看见核心弟子最后几个小时看见了谁,做了什么。所以陆尘这次想把周海之死,伪装成意外的计划失败了。

“我没想杀他呀,我还不是为了他好。”面对叶轻瑶的追问,陆尘双手一摊,一脸愧疚。

“为了他好?就杀了他?”叶轻瑶看到陆尘表情,又被气到要进入暴走状态。

“对呀,我这不是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嘛,好让他不要那么猖狂。即使死了,想必他下辈子也会记住这个教训吧,救人回头,功德无量呀。”前半句,还是好好说着,后半句,陆尘声音就突然冷了起来,加上那毫无感情色彩的微笑,叶轻瑶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“可是。”转过头,不想再面对陆尘那个微笑,叶轻瑶想继续说,但是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了。

“没有什么可是,就他那样的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圣子呢,我只是帮帮他,以免以后惹上不该惹的人,为宗门招灾。”陆尘又变了脸,这次却又是真挚的小眼神。

“好吧。”叶轻瑶面对陆尘这一副面貌,也是毫无办法,毕竟人已经死了。“那我们马上回宗门,这么大的事情,要和门内报备。”

“回去,回去找死呀。”陆尘被叶轻瑶的话气个半死。他就是因为怕门内顶不住周围门派的压力,出来避祸来了。现在回去的话正好撞上水元门加上一票其他势力对天剑宗施压,把自己交出去怎么办?

“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。”疯狂摇头。

“这山里个个凶兽都是宝贝,说话又好听,我回去看大长老他们脸色干嘛。我不去我不去,要去你去。”摇着头,陆尘干脆直接找一块石头坐下了。

“你。”“噌。”叶轻瑶又习惯性拔出剑来。作为天剑圣女,她向来习惯以理(物理)服人。

“你要怎样?”但是这次陆尘却半分没退,反而眯着眼看向叶轻瑶,气氛十分僵。

叶轻瑶这时候才发现,自己居然拿陆尘毫无办法。不说陆尘实力自己一直没有摸透,单说掌门他们叮嘱她照顾陆尘,她就不能和陆尘动手。

“唉,圣女大人,我不能回去啊,我回去了,不正是被水元门和其他宗门围上嘛。”见叶轻瑶僵在原地,收剑也不是,继续拔剑也不是,陆尘主动给出了个台阶。

“哼,可是你杀了周海,我们总得通知宗门,让他们早做准备,不然被水元门打个突然袭击, 你就是本宗的罪人。”叶轻瑶顺势收起了剑,但还是邹眉说。

“唉,不然你先回去报信?我继续山里躲一下?”见叶轻瑶有点迷糊了,陆尘眼睛一亮,低声说了个主意。

“可是,可是你怎么办,接下来肯定会有水元门高手大肆追杀你。”

“唉,没事,斜月山脉这么大,我躲远点就行。你早点跟掌门说,让他来救我就好了。”看见叶轻瑶话语没有那么坚定了,陆尘果断道。然后跳起来拍了拍屁股,瞬间施展遁术跑路,不给叶轻瑶继续说话的机会。

“那。”才说出一个子,陆尘就跑没影了。叶轻瑶只能剁了跺脚,向山脉外走了。她本来就是果断的性格,只是遇上了陆尘,往往被气得半死,又摊上周海被杀这个大事情,所以有时间有点慌。但是看事不可为,她也果断回去禀报宗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