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点击榜
  • 天命赊刀人 1
    困的睡不着都市连载
    他们是游历四方的预言者,也通风水,走阴阳,行于世间的时候永远都身背一包菜刀和剪刀,所过之处所见之事通常都会留下个邪门至极的预言。“这把菜刀你且留下,五年后你家中老人若死于痨病,我再过来收钱”“这把剪刀你且留下,等你孩子出生之时如若有鬼缠身,我再过来收钱”他们是来自遥远道门的传承,铁口定生死,神算定乾坤,预知身后事,请问赊刀人。
  • 一胎俩宝,老婆大人别想逃 2
    微澜子墨都市连载
    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。五年后她华丽回归,势必为当年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。却没想到带回来的小正太比她更有手段。某宝站在叶南弦面前,很无辜的说:“叔叔帮我一个忙可以吗?求你了。”叶南弦觉得无法抵挡这孩子的恳求,蹲下身子打算帮忙,却没想到被喷了一脸。某天,叶南弦对着小正太说:“臭小子,这是我的房间!”“可是我想跟妈咪睡,我们都睡了五年了。”某男人泪奔……追个妻子回来而已,为什么儿子如此难搞?
  • 一夜倾心:云少独宠小萌妻 3
    胡杨三生都市完结
    母亲重病住院,安瑾年为筹医药费,答应代替胞姐跟姐夫易云深洞房花烛,却不想被他一抱成瘾,一夜倾心。 他是云天集团的大总裁,霸道狂拽,却不想那一夜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命中注定。 “一天是你的男人,一生就是你的男人。”“你逃到哪里我追到哪里,哪怕是地狱,我也跟着你去!”
  • 重生后,渣总追妻火葬场 4
    无尽夏都市连载
    云桑爱夜靖寒,爱的满城皆知。却被夜靖寒亲手逼的孩子没了,家破人亡,最终声名狼藉,惨死在他眼前。直到真相一点点揭开,夜靖寒回过头才发现,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,笑意嫣然的女子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……重生回到18岁,云桑推开了身旁的夜靖寒。老天爷既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,她绝不能重蹈覆辙。这一世,她不要他了。她手撕贱人,脚踩白莲花,迎来事业巅峰、各路桃花朵朵开,人生好不惬意。可……渣男怎么违反了上一世的套路,硬是黏了上来呢……有人说,夜二爷追妻,一定会成功。可云桑却淡淡的应:除非……他死。
  • 总裁老公太凶猛 5
    林绾绾都市连载
    四年前,她被渣妹设计。四年后,她携子归来。一个矜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的世界,“说,孩子的爸爸是谁?”一个缩小版的他突然跳出来,“哪来的男人,敢抢小爷女神!”“……”萧夜凌,“女人,偷生我儿子,知道什么下场吗?”
  • 毒医狂妃:邪帝请节制 6
    酒暖忆都市连载
    她,华夏古武唯一传人,惊艳绝伦的鬼手神医,却一朝穿越成叶家废物小姐。再睁眼,天地间风起云涌!什么?天生废物?祸世之星?很好,她很快就会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天生废物,什么是祸世之星。他是万人敬仰的邪帝,神秘,高贵,不可攀。当他遇上她,她避他如蛇蝎,他缠她如缠藤。“邪帝,不好了,夫人又跑了!”“追!”“邪帝,不好了,夫人躲起来了!”“找!”
  • 病娇来袭:薄少的心尖宠妻 7
    可乐泡枸杞都市完结
    相传,薄先生性格喜怒不定,不近女色,生人不敢亲近。可是偏偏遇到了苏医生。“薄先生,麻烦你配合一点,裤子还是要脱的……”“滚。”“麻利点……要不要我帮你?”“……”在薄先生百般不配合下,苏医生在男性功能一栏上,华丽丽的的批下——不举……“薄靳言,你有完没完了!”“苏医生,不举是病,要治。”薄靳言扬唇一笑,重新将退到床边的女人勾了回来。
  • 战少,一宠到底! 8
    拈花惹笑都市连载
    她抵在门后,惊慌失措:“战少,不要!” 他霸道张狂,步步逼近:“要不要,试试才知道!” 她嘟哝起小嘴,一脸委屈:“药这么苦,不用试都知道……” ……一份协议,让她每晚蒙着眼睛,像洋娃娃一样让他拥抱,亲吻,甚至……顾非衣吓坏了,神秘的先生,竟是高冷禁欲的顶头上司?! 他是东方国际人人闻风丧胆的太子爷,尊贵无双,让女人疯狂。 她是意外闯入他生命的小东西,从此,被他一宠到底!
  • 法医狂妃 9
    谁家MM都市完结
    她是21世纪女法医,医剖双学,一把手术刀,治得了活人,验得了死人。一朝穿成京都柳家不受宠的庶出大小姐!初遇,他绝色无双,裆部支起,她笑眯眯地问:“公子可是中药了?解吗?一次二百两,童叟无欺。”他危险蹙眉,似在评判她的姿色是否能令他甘愿献身她愠怒,手中银针翻飞,刺中他七处大穴,再玩味地盯着他萎下的裆部:“看,马上就焉了,我厉害吧。”话音刚落,那地方竟再度膨胀,她被这死王爷粗暴扯到身下:换个法子解,本王给你四百两。”“靠!”她悲剧了,儿子柳小黎就这么落在她肚子里了。……某日,儿子正在炼药。小家伙朝娘亲说:“我做的还不好,有点丑”岂止丑,是特别丑!而且闻闻那糊味,吃了肯定会死人。小家伙眼圈红了:“你不吃吗?”柳蔚循循善诱:“乖,以后这种失败品,拿去给别人尝,他们不死,娘亲再吃。”
  •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 10
    蓝家三少都市连载
    京陵城爆出一条大消息,头号小公子——洛长安,当街揍了新帝一顿,换做旁人,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儿,可咱洛公子不怕,咱爹是当朝重臣,人送外号——奸贼!洛长安被带进了宫,天下人皆哗然,丞相府作威作福的日子快过去了,大权被收回的日子也不远了,所有人都等着新帝把洛家的独苗苗弄死。谁知……“皇上,洛公子钻狗洞出宫。”“不急!”“皇上,洛公子在后宫调戏诸娘娘。”“不急!”“皇上,洛公子与安乐王,饮酒作乐。”宋烨面色骤变,将人堵在床角,嗓音沙哑的问,“闹够了没有?”温热的呼吸喷薄在面上,洛长安心头一颤,他好似发现了她的秘密?
  • 绝色帝尊日夜宠!(烈火中的美男) 11
    执相都市连载
    穿越被下药,撞见一绝色美男坐在火里自焚……“帅哥,反正你也不想活了,先让我救急一下!”某女扑倒在火中渡劫的邪帝,睡后溜之大吉。傲娇帝尊醒来,咬牙切齿:“把那个女人找出来,本座要亲手弄死!”君时月正沉迷宅斗手撕渣男贱女不亦乐乎,邪帝满身杀气找上门,她以为自己死定了,谁知——“月儿想要什么,本座给你!”“月儿想吃什么,本座喂你!”“月儿想练什么功法,本座陪你双修!”轩辕大陆众人一脸黑线:“帝尊,这就是您老所说的亲手弄死吗……”
  • 至尊毒妃:邪王的盛宠娇妃 12
    须尽欢都市连载
    她扶他上位,一朝封为太子!谁知生产之时,亲妹妹与丈夫不止当着她的面苟合。一朝重生,发誓要报仇雪恨,十倍奉还。从此,斗胞妹、踩贱男、扶母族……步步惊心、精巧设计!然而,在她决定此生弃情绝爱的时候,那个一身嚣张黑袍,戴着面具,权势涛天的国师却紧捏着她的手,在她耳边喃语:“苏璃,本座要你的人!”
  • 六指诡医 13
    令狐二中都市连载
    先天左手六指儿,被亲人称为扫把星。出生时父亲去世,从小到大身边总有厄运出现,备受歧视和白眼。十八岁受第三个半纪劫时,至亲的爷爷奶奶也死了,从此主人公走上了流浪之路。一边继续苟延残喘自己的生活,一边调查谜团背后的真相,在生与死的不断纠缠中,我要与鬼论道,与天争锋……
  • 甜妻可口:大叔每天都想撩 14
    小榄竹都市连载
    总裁大叔有三好:颜高,多金,宠妻如宝! 舒清安安分分不作死,却意外惹上了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。 他说什么?要圈养她? 她怒怼:“你有病吧!” 他紧扣她的腰肢,“你就是药!” 当众人唾弃她是无耻小三,他却从容宣布,“这是我未婚妻!” 舒清被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,可谁都不知道,大叔是如何在没人的时候,把她欺负的哭唧唧,惨兮兮。
  • 神相鬼医 15
    白日放歌都市连载
    少年张凡,从小跟着开棺材铺的爷爷长大,身怀绝顶相术、医术、玄学本事,混迹在都市之中。可相人面、可相鬼面,可医人身、可医鬼身,斗恶霸、捉恶鬼,书写传奇一生!
  • 一胎三宝:总裁大人请关门! 16
    灼年都市完结
    对她冷漠的丈夫在奶奶的命令下,开始留意他那粉粉的妻子了。长辈之命不敢违,“乔染,奶奶让我们早点睡。”男人声音懒散。“纪寒骁,你不是想跟我离婚了吗?”“离婚这东西还是下辈子再尝试吧!”乔染以为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跟纪寒骁和好了,中间的误会也是扑朔迷离,没想到在她最狼狈的时候,他却是最信任、最支持她的那个人!
  • 神医废柴妃 17
    公子夜都市连载
    南宫浅,华夏医药世家的传人,一朝穿越,她成了南宫家又丑又傻的废物小姐。清冷的眼眸再次睁开,她再也不是昔日懦弱被人殴打的她。当废物变成天才,她光芒万丈,谁与争锋!后来,他霸道的承诺,“从今以后,你是我唯一的女人!”
  • 宠妻成狂:闪婚总裁太霸道 18
    红鸾心儿都市完结
    莫名失身,还被撞破,人生没有最惨,更惨的是她睡得是传闻中最变态的富少封以漠,还收到了乌龙“妊娠”诊断书;稀里糊涂地,她就把自己嫁了;将错就错,她认命了,谁知,某变态秉着洁癖之名,各种鸡蛋里挑骨头。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了?忍无可忍,她奋起反抗,却沦陷在他的柔情之中;初恋回归,惊天秘密揭开,她黯然退场:“离婚吧!”“封氏家规第一条!”封氏子孙,婚成不离!某男眼皮未抬:“第五条!”夫妻矛盾,犯错方,房法伺候一百遍!尼玛!一个月,他改的第五条,她就犯了不下十次了!这辈子,她还得清吗?她能不能退场?
  • 嫡女这般妩媚 19
    朵花花都市完结
    叶朝歌重生回未嫁之年,远离渣男前夫后却嫁给了一国储君,太子卫韫。 本以为是宫斗的开始,可无人与她斗…… 叶朝歌托着腮叹息:人生~孤独寂寞冷啊。 太子微挑眉,走过去一把掐住她的小蛮腰:孤独寂寞?给孤多生两个孩子。冷?孤给你抱。
  • 厉少,夫人又闯祸了 20
    末喜都市完结
    十五年后,英国归来,她原是让那些害过她的人,好好忏悔,却不成想,坏了他的好事儿。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公子哥,督军府的大公子。他搂着她的腰,在她耳边吐气如兰:“坏了我的好事儿,该怎么赔我?”她拿着刚得手的勃朗宁抵着他的腰:“你要怎么赔?”“……”某少帅一脸正经:“初儿,我想到一句诗。”“你说。”她有些期待的目光。“芙蓉帐暖度春宵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”“……”土匪就是土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