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下山
作者:飞翔的东北虎字数:2211字
九天寻剑录
飞翔的东北虎

第1章 下山

清风萧萧,古树倔强地摇曳着单薄的身姿。

一间茅屋坚定地屹立在这崇山峻岭之中,显得无比渺小。

古树之下,一少年乘风舞剑,剑如游龙,剑气凌厉,锋芒毕露,一招一式都透漏出无法掩藏的杀气,紫色的剑气从长剑当中迸发而出,直震得原本随风微微拂动的树叶颤得愈加厉害。

随即,手腕一抖,手中之剑又如青鸟般灵动飘逸,之前的杀气荡然无存,反而又变得极为柔顺,仿佛将长剑化作秋毫,想要画下这天与地。

一鹤发老者伫立于茅屋门前,锐利无比的眼神随着少年手中之剑飞动,眼神时而凶猛,时而淡然。

不久,老者长出口气,松开紧蹙的眉头,眼神却是有些复杂,不过仅仅一闪而过,随即开口道:“珏儿,可以了,跟我来,师傅......有些事情要和你说。”

少年闻言收回长剑,望向已然转身向屋中走去的师傅,疾步跟了上去。

尽管是白天,茅屋之中仍旧有些黑暗,仅有一盏孤灯尽力地试图染亮房间。

整个茅屋之中,最为吸引人眼球的便是那摆放着各式各样书籍的长长的书架,从武功心法到诸子百家,应有尽有。

老者坐在桌前,一脸沧桑,望着立于身前的少年,开口道:“珏儿,你可知,我们师徒源于何门何派?”

少年一脸茫然,跟从师傅学艺依然一十八年,却从未听师傅谈过自家门派,小时候由于好奇曾有过一问,但师傅却反常地斥责他以后不要再问,因此对于自家门派却是不甚了解。

“徒儿不知,望请师傅赐教。”

老者并未直接开口,忆起从前,眼中竟然闪烁着杀气,端起茶杯小啜一口才道:“百年前,江湖动荡不安,武林各派为了一把天兵利器争斗不止,各派人士互相杀戮,但杀到头,也没有人能夺得那把利器,甚至,没有一个人见过它。”

老者眼里闪烁着光芒,在油灯的辉映下显得更加明亮。

“而经此一役,各门各派损失惨重,西域的青教趁势杀入中原,意欲一统中原武林,我中原各派为夺利器实力大伤,以至于一时之间,青教异徒在我中原横行无阻,无人可挡。

武林各派尸横遍野,中原四大门派,云山派,青莲宗,武当,少林一同号召天下群雄联合起来,但却囿于群龙无首,各门派之间无法齐心共抗外教,故而收效甚微。

正当此时,一位名为张允鹤的天纵奇才毫无征兆地悄然出现在了江湖之中,他先是在江州以一己之力拼杀青教三大高手,致其一死两伤,自己却能全身而退,从此一战成名,随后又在云川只身一人救出遭青教围堵的青莲宗掌门,四大派正愁于无人能有实力号令天下群雄,见状正好共推其为武林盟主,率各派抵抗青教。

随后,我中原武林一举逆转不利局面,再加上青教终究是有人数上的劣势,难以抵抗,最终撤回西域,武林终于获得了久违的平静。”

说到此,老者似乎身临其境,原本高亢的语调也变得平和淡然。

“而张允鹤则是辞去盟主之位,来到了云川的临山,创立了玄门,由于他的名声远扬天下,天下各地有志之士均投入其门下,其中不乏一些练武奇才,仅仅过了三年,玄门一跃成为了天下第一派,就连曾经的武林四大门派也难望其项背,但其余各门派深知张允鹤的实力,故而即便是无比眼红,却也并未敢有什么动作。

又过了几十年,玄门仍旧蓬勃发展着,门下弟子分布全国,可就在这鼎盛之时,临山却传出掌门张允鹤的死讯,这一石激起千层浪,各门派开始暗暗发起对玄门的攻击。

新任掌门难以服众,武功虽称得上精湛,却也无法面对如此进攻,玄门开始了快速的衰落。

仅仅过了一年,玄门仅存下临山一支,其余各地的势力荡然无存。而压倒玄门的最后一棵稻草则是原本已然隐世的萧家,他们联合了其余几家氏族,共同杀上了临山,几乎将玄门弟子屠戮殆尽,而幸运的是,张允鹤的关门弟子林虚然却是因为下山游历而躲过一劫,他带着他唯一的一个徒弟来到了深山之中,隐世不出。”

说到这里,老者站起身来,眼神深邃无比,满脸沧桑地望着屋外连绵起伏的群山。

少年满脸震惊地看着师傅饱经风霜的脸庞,惊讶地问道:“师傅,我们,我们就是玄门仅存的那两个弟子?”

老者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少年惊讶无比的双眼,对视之下,少年内心当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随后,目光又转为柔和,但并未回答,而是长叹口气。

“不知不觉已经十八年了,珏儿,你的武功已经相当精进了,在年青一代中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,但招式之中却少了些世间的变化。”

老者顿了一顿,转过身去又说道:“是时候了,珏儿,你该下山了。”

少年喃喃自语道:“下山?下山?”

他自记事以来,便生长在这间茅屋之中,游于崇山峻岭之间,除却几次与师傅一同去山下的集市之外,他对山下的世界一无所知。

“对!下山!下山去经历你该经历的东西!”

正当少年陷入对山下世界的迷惘中之时,老者突然转身厉声道。

“师傅,那您老人家”

“你不必顾及我,为师自有事要做。”

未待少年把话说完,老者便打断了他。

少年见师傅如此决绝,只得无奈的说道:“好,那待徒儿收拾好行囊便下山。”

却不料老者又道:“不必了,你只需着一身青衣,仗一把长剑即可,去吧。”

言罢,再次转过身去,眼神复杂无比。

少年呆呆地望着老者的背影,内心当中五味杂陈。

脑海当中不断闪过这十八年中与师傅相处的一幕又一幕。

良久,少年眼中流下两行清泪,“砰”的一声跪在了地上,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,说道:“师傅,那徒儿便先走了!”言罢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老者转过身来,对着少年的背影开口道:“林珏,记住,你是玄门第三代弟子!”

走出门外的林珏停了下来,握紧了手中的长剑,踏着坚毅的步伐向着未知走去。

屋中的老者看了看手里紧握着的玉牌,上面镌刻着的“萧”字熠熠夺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