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傻子回村
作者:不可言说字数:2185字
乡野桃运小傻医
不可言说

第1章 傻子回村

初夏,入夜。

深山老林中散发着潮湿难闻的气味。

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在林中步履蹒跚,饿的前胸贴后背。

陈小风几年前脑袋受伤,成了一个傻子,整天四处游逛,迷路已经是家常便饭。

进了村子,下意识进入了一家院子。

李玉兰是村里的准寡妇,结婚当年丈夫因为赌债跑路了,正值如花年纪,只能留在村里守活寡!

她是外嫁到村里的女人,根本没有地,平日只能做一些缝缝补补的活计填饱肚子。

生活上比陈小风这个傻子强不到哪里去,李玉兰心善,见他可怜,施舍过几次馒头。

结果,陈小风只要饿了,就往这里跑。

李玉兰与他预定,只有没人的时候才能来自己家!

毕竟,寡妇门前是非多,一个傻小子天天往自己家跑也不是一个事!

“饿……玉兰姐,饿了……要吃饭!”陈小风摇头晃脑傻劲十足。

院子没找到人,向房子里走去。

“玉兰姐,饿死了,饿了!”陈小风推不开门,用手在门窗上拍打,砰砰作响。

李玉兰吃过晚饭洗了衣服,晚上准备在屋里洗个澡,刚坐进木桶里,陈小风就来了。

“小风,你……你先不要进了,姐洗澡呢!没穿衣服!等姐一会哈!”李玉兰抬头向屋外喊了一嗓子。

陈小风连洗澡都不知道是什么,穿不穿衣服他不理解,他就知道肚子饿了,想吃东西,玉兰姐穿上衣服就有饭吃了,如此简单。

“饿死了,等不了!”

农村的门锁,是那种插削,不结实,三两下门锁被推开了,大步走了进去。

李玉兰没时间穿衣服,将身体缩进了水里,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生一个傻子的气!

“小风乖!去院里等姐!”

“不去!渴了!”

陈小风吧唧吧唧嘴,脑袋扎进了木盆了,大口大口的喝洗澡水。

“小风,快起来,这是洗澡水,脏,不能喝!”李玉兰推搡陈小风,毕竟是一个女人,力气根本不够。

一直到陈小风喝饱了,这才抬起头。

本以为陈小风会出去等自己,结果,李玉兰身体一轻,被陈小风抱进了卧室放在了炕上。

这几年,李玉兰一直守身如玉,还是一个黄花闺女,也是女人,脸色羞臊的不能自己。

算了,一个傻子什么都不懂,看了就看了吧!

陈小风没有恶意,衣服就在炕上,想让李玉兰快点穿衣服给自己弄饭吃。

“饿……饿……”陈小风像是撒泼的小孩,不停的跺脚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!马上就好了!”

反正都这样了,干脆当着陈小风的面穿衣服。

不一会,两人坐在了厨房餐桌。

陈小风一手一个馒头,吃的很开心,见李玉兰看着自己,停止咀嚼呲牙笑了笑,然后继续吃。

“好吃吗?”李玉兰从锅里又加了两个馒头放在陈小风的盘子里,脸上带着忧伤。

“好吃,可好吃了!给你一个!”陈小风将自己手里的馒头递了过去。

“姐不吃,姐不饿!小风啊!以后就不要过来了,姐……姐要出远门了!这些你都带回去!”李玉兰将锅里所有的馒头装进口袋里,放在了桌子上。

陈小风不吃了,哇哇大哭,嘴里絮絮叨叨说什么也听不清,反正他是听明白了李玉兰的意思。

“别哭了!不是姐不要你,姐有病了,活不了多久了!”说着,李玉兰捂着嘴,不敢哭出声。

陈小风哭个没完,李玉兰后悔了,跟他说这些干什么,改口道:“不哭,姐跟你开玩笑呢!吃吧!”

陈小风咧嘴大笑,馒头渣子掉了一桌子!

你要不是傻子该有多好,有你在,姐在村里也有一个倚仗,怎么就去了一趟城里,人就不行了!

陈小风是爷爷一手带大的,考上了大学,村里人都以为这小子要出息了,临走前送吃的送钱的人不少!

不到一年的光景,陈小风被学校退了回来,人也成了傻子,为此,爷爷郁郁而终,只给他留下房,两亩地。

穷山沟里有出息的娃娃,一下成了村民唯恐避之不及的累赘,开始,村民看他可怜还愿意给点吃的喝的,到最后,只有李玉兰照顾陈小风,这才没有被饿死!

眼下,李玉兰生病了,花光了最后一点积蓄,病情还是没有起色,心里无奈,苦涩!

一顿饭过后,陈小风吃饱了,带着李玉兰给的馒头出了门。

“玉兰姐,明天我再来,吃饱了!吃饱了!”陈小风捂着肚子,脸上带着孩童般的天真。

“吃饱就好!小风,你记住了,要是姐睡着了叫不醒,你就去村委会找人来,听见了没!”李玉兰叮嘱道。

她稀罕自己的身子,不想死的时候烂在炕上,村里人再怎么看不上自己,总能把自己埋了入土。

陈小风傻笑着跑了,李玉兰的话听见了,也记不住,记住了也会忘!

人虽然傻,但还是能找到家,每天睡觉的地方是刻在了脑子里的。

院子破破烂烂,杂草丛生。

陈小风推门进了自己家,炕上一男一女正在干好事,关键时刻突然进了一个人,崔大山一个激灵,差点从炕上掉下去。

“把眼睛闭上!你快让这个傻子出去!”女人用被子蒙着头。

“你怕他作甚?一个傻子!懂个什么!”崔大山穿上衣服。

“你不是说把他送走了吗?他怎么又回来了,我不管,这房子你答应给我了,让他滚!”女人躲在被子里悉悉索索的穿衣服。

崔大山是黑崖村村长,四十多岁,在村里很有声望,女人是崔大山从县里请来的村会计吴巧巧。

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块,吴巧巧压根看不上这点钱,穷山沟跟没有兴趣!

可崔大山看中了这个女人,为了近水楼台,张口把陈小风家的两间房两亩地许诺给了吴巧巧,换的三个月的风花雪月。

因此,崔大山找了几个人,把陈小风骗到了山里,没有食物,还有野兽,怎么也应该死在山里才对。

这才急不可耐的带着吴巧巧来陈小风家里偷腥!

可眼下这人活脱脱的又回来了,崔大山这个气啊!好事被打扰了就算了,这人要是不死,吴巧巧这里没法交代了。

“滚出去,臭傻子,白痴,滚!以后这里不是你家,狗东西快滚!”崔大山鞋底子乱抽一通。